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兽欲系统
兽欲系统
 她,开始自暴自弃地享受性虐的快感,完全顾不得维护公主的名声了。
 
  「啊啊啊啊……这样……好快乐……精液……好多精液……我还要……」 
  看着公主一脸痴媚的样子,一个民众啐了一口,道:「这公主真是个下贱的 母狗,被人插烂了的烂货。」
 
  「是的……我是最下贱的公主……是个被人插烂了的烂货……请不要怜惜我 ……好好的惩罚我……」王雨欣主动迎合着大家的抽插,被人这样的辱骂,反倒 让她越发的兴奋。
 
  当酒馆所有客人干完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王雨欣躺在满是精液的地面 上,脸上满是兴奋的潮红,满身被精液覆盖的她,显得异常的妖媚而性感,她的 双腿大大的张开,被插的红肿的蜜穴还是一张一合地,似乎还在渴望肉棒的插入, 里面不住流出白浊的精液,后庭也被扩张了无法合并,白浊的精液不住涌出。她 的小嘴微微张开,灵巧的舌头还在兀自舔抵着唇边的精液,似乎在品尝着美味一 般。她的眼睛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清澈,有的只是堕落的淫欲。她的手还在揉捏着 自己的胸部,嘴里不住地发出愉悦的呻吟。
 
  「还不快谢谢他们的精液!」菲尔格斯拿出鞭子,对着王雨欣的奶子就是狠 狠的一鞭。
 
  「啊……真的……非常感谢各位……」王雨欣淫媚地说道。
 
  「公主殿下身上可真脏啊,让我们帮你清洗一下吧!」客人淫笑着,脱下裤 子,然后将尿液全部射向了王雨欣身上。
 
  「啊……」王雨欣欢快地迎接着尿液的洗礼,这时,其他人也纷纷脱下裤子, 将肉棒对准王雨欣的脸上,身上,屁股,一起射了出来。顿时,王雨欣秀美的金 色长发被淋得透湿,尿水一滴滴的顺着发梢落在地上,黄色的尿液流淌遍全身, 积在地上变成了水潭。
 
  「啊……你们……你们这样侮辱我……可是……我好开心……好刺激了……」 王雨欣闭上眼睛,嘴巴迎接着水柱,大口地吞咽着。
 
  「妈的,真是个下贱的骚货!」一个客人一脚踹在王雨欣的脸上,将她踹倒 在地。
 
  「啊啊……好棒啊……被当做下贱的性奴这样对待……我不想当公主了…… 我要当母狗啊……啊啊啊啊……」
 
  此刻,在耶鲁斯塔梦幻馆中,一个一身紫衣的美女被带进了一间房间。 
  「妍,今天你也要好好服侍你的客人,知道吗?」梦幻馆老板吩咐道。 
  「是,我一定会尽力服侍。」妍羞涩地说道。
 
  「今天这个客人有很强的虐待情怀,你可能会受伤,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 
  「没事的,我这下贱的身子,就是让客人尽情的虐待的。」妍一副浪骚的模 样,下面的裙子竟是湿润了,老板淫笑了两声,道:「真是个极品荡妇,以后你 有可能成为我梦幻馆的头牌。」
 
  不多时,客人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走了进来。
 
  「客人,等你很久了呢,今天人家是你的人,人家的身子,你想怎么玩就怎 么玩。」妍浪骚地扭着屁股,不料那壮汉竟是抬手就是一巴掌,当场将妍扇飞出 去。
 
  「啊……」妍扑倒在床上,脸上火辣辣地疼,她楚楚看着客人,一副可怜兮 兮的模样。只是那客人,根本没有怜香惜玉这个概念,一把抓住妍的双脚,狠命 地将她拖过来,「撕拉」几声,妍的衣服就被撕成碎片。
 
  「啊……客人……你好粗鲁哦……」妍娇媚地笑着,客人根本不搭理她,拿 出一根绳子,一把将妍的双手反绑在身后,将她捆了个结实,然后又将她的双腿 扳开,用绳子将大腿与小腿折叠捆绑,这一以来,妍只能以一个很羞耻的姿势躺 在床上,阴户大开地面对这个客人。
 
  「啪啪啪……」客人拿出一根鞭子,疯狂地抽打着妍,每一下都是下的死力, 不一会儿,妍就被抽的满身鞭痕,丝丝鲜血渗透出来,将干净的床染红了大片。 
  「啊……好爽……再来呀……啊啊啊……」妍娇喘着,媚眼如丝,被这般虐 打,她不但没有一丝的抗拒,反而乐在其中地享受起来。
 
  客人丢掉鞭子,一把脱掉自己的裤子,将他异常粗大的肉棒挺露出来,然后, 在妍惊恐的目光下,客人将两个带刺的金属环,套在了他那直径达到6厘米,长 度达到30厘米的肉棒上。
 
  「啊……这么粗大……还有这恐怖的金属环……人家的阴道……啊嗯……好 ……好期待……」妍骚浪地叫着,目光越发的淫媚起来,客人毫不客气,一把将 肉棒捅进了妍的阴道中,一插到底。
 
  「啊啊啊啊……很疼……我的阴道……啊啊啊啊……都撕裂了……血……都 流出来了……啊啊啊啊……不要停……请……请再粗鲁些……不要把人家当人… …啊啊啊啊……」
 
  妍被插的大声浪叫,这剧烈的疼痛和刺激让妍紧崩着身子,快感更加的强烈, 大量的鲜血从妍的阴道涌了出来,流的满床都是。终于,在抽插了两百多下后, 妍一声浪叫,全身紧绷,下体不住的抽搐,一大股的淫水混合的鲜血从下体喷了 出来。
 
  「昏过去了?我还没过瘾了」客人根本不管妍的身体能否承受,继续加大力 度抽插着,原本昏死过去的妍,竟又被他活活插醒,那粉嫩的肉壁随着每次的抽 插都被狠狠地带了出来,甚至还带出了丝丝碎肉。
 
  「啊啊啊啊……人家还要……」妍贝齿轻咬这嘴唇,剧烈的疼痛和极致的快 感让她爽的死去活来,眼泪不断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终于,在又抽插了三百多 下后,客人在妍的子宫里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啊啊啊哈哈……好爽……好棒……人家要被干死了……啊哈哈哈……」妍 娇喘着,媚眼如丝地看着客人,那客人休息了会儿,一把抽出肉棒,顿时,这卡 在子宫的带刺金属环,竟是连带子宫也拽了出来,耷拉在蜜穴外,显得异常妖异。 
  「啊啊啊……人家的子宫……都被插出来了……客人……你好厉害……」妍 看着自己的露在外面的子宫异常的兴奋。
 
  客人忽然一把掐住妍,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然后翻个面,从后面一把插入 妍的后庭,也不管有没有润滑,全根没入,然后猛烈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人家……人家要死了……啊啊啊……请……狠狠地干我吧…… 啊啊啊……插烂人家的屁眼……啊啊啊啊……」
 
  「你这婊子真是浪骚,不过比起伊莎贝尔公主,你还是要逊色一筹。」客人 一边插着妍的后庭,一边说道。
 
  「啊啊啊……人家……啊啊……比不过……啊哦哦哦哦……伊莎贝尔公主吗?」 妍娇媚地问道。
 
  「当然,她什么重口味的性虐都能玩,而且她的身体怎么弄都不会坏掉,真 是个绝佳的肉玩具。最关键的是,她曾经可是萨沙菲尔王国的公主,拥有显赫的 身份地位,如今却被我们这样的平民肆意玩弄,这份快感你可是想象不到的。」 客人说的起劲,抽插的速度猛然加快,一大股的精液射进了妍的屁股里。 
  「啊啊啊……人家……比不过她……啊啊啊……那……那人家……当第二好 了……啊啊啊……」妍边流着眼泪,边露出如花笑颜道。
 
  「不过你是除了公主殿下外,唯一让我干的这么舒爽的女人了。」客人一把 抽出肉棒,却是连带一大截肠子也带了出来。
 
  「啊啊啊……人家的肠子……也被插出来了……啊啊啊……干的人家好爽… …」妍涕泪横流,美目失神,身体不断地抽搐着,大量的血水和精液从妍的肠道 和阴道流了出来,红的白的一片狼藉。
 
  「今天我很满意,这是你的小费。」客人甩出七枚金币,扔到妍的身上,然 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妍小嘴微张,不断地娇喘着,身上的绳子还没解开,不过对于她来说这不算 什么,斗气运转,一下子便挣脱了绳子的束缚。只是下面两个被插翻出来的洞, 妍无奈地瑶瑶头,看来这又得恢复好一段时间了。
 
  「塞回去吧!」妍将手指触碰到露出的子宫,却是不由地全身一颤,一股强 烈的快感如电流般袭来,妍妖媚一笑,却不急于将子宫塞回去,而是一手揉捏着 子宫,一手插入子宫口里,开始自慰了起来。
 
  「啊啊啊嗯嗯……人家……人家要死了……怎么……这么舒服……啊啊啊… …干我……玩残我……啊啊啊……」妍忘情地自慰着,好一会儿,快感升到顶峰, 一大股的阴精从子宫喷射出来。
 
  「啊呼……呼呼……」高潮后的妍不断娇喘,紫色的眼眸闪烁着妖媚的光芒, 性感的胸脯一起一伏,她躺在床上,心思开始放在了公主身上。
 
  「公主殿下居然堕落成这样,不行,我一定得想办法救她出来。」妍心中暗 道。
 
  又不知过了几天,这天,王雨欣被绑在了城镇中央的型架上,从这一刻起, 全城的人,只要想插公主,随时都可以过来插。
 
  「去死吧,淫乱的婊子!」
 
  「你是萨沙菲尔王国的耻辱!」
 
  「亏我们以前那么敬重你,没想到你是个这么不要脸的公主!」
 
  民众看着昔日他们无比尊敬的公主如此淫乱,不由地满腔恨意,他们辱骂着 曾经高高在上的公主,然后用他们的肉棒狠狠地在公主的体内抽插。
 
  「你这个母狗,好好舔干净我的肉棒!」一个男人将刚射完精的肉棒抵在王 雨欣的脸上,王雨欣一脸的痴媚,张开小嘴一口就含住了男人的肉棒,认真的舔 抵着。
 
  「我的服务您还满意么?」王雨欣媚笑道。
 
  「啪」的一声,那男人给了王雨欣一巴掌,啐道:「下贱的婊子。」
 
  「唔唔……」王雨欣眼泪打转,楚楚可怜地看着打她的男人。自从塞拉姆断 了她的退路后,她就已经有些自暴自弃了,而之后,菲尔格斯将她香艳无比的淫 乱视频展现给她看,并告诉她这些视频已经卖给了全世界的时候,她就彻底绝望 了。
 
  「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彻底追寻堕落的 快感……把身心全部交给无尽的肉欲高潮中去吧!」王雨欣自暴自弃的向世人展 现自己最为淫荡的一面,她再也不是昔日的公主,而是一个人人可以插的下贱母 狗。
 
  「我是最淫荡的公主,请狠狠地惩罚我吧!」王雨欣浪叫着,越来越多的人 开始将肉棒插入她的蜜穴和后庭,她的嘴巴也不会有丝毫的空闲,她的奶子被人 肆意的玩弄,上面的乳环象征着她奴隶的身份。
 
  「亚修恩,你说的对,我果然再也回不去了。」王雨欣全身被人肆意的玩弄 奸淫,在她身上,还被写上了肉便器,公共厕所,娼妇,母狗等侮辱的词汇。 
  「啊……已经多少轮了?」王雨欣睁开无神的双眼,发现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一天一夜吗?」王雨欣第一感觉是这样的,只是随后,她才知道,自己已 经被插了三天三夜了。无时无刻都在被数个男人凌辱轮奸,早已忘却了时间的概 念,然而,她的身体依旧是那么的兴奋和敏感。
 
  「啊啊啊啊……又……又要高潮了……还要……我还要……更多的肉棒…… 更多的精液……啊啊啊……给我这淫贱的公主……」
 
  「呸!你还自称什么公主,你早就不是公主了,只是一个下贱的母狗,肉便 器。」男人将肉棒深深捅进王雨欣的嘴巴,将大股的精液射了进去,呛得王雨欣 眼睛一阵翻白。
 
  「喂,这婊子现在这么臭,这么脏,是不是该洗洗了。」一个男人吐了口唾 沫道。
 
  「是啊是啊,这么臭怎么操啊!」另一个男人将精液射到王雨欣的屁股上, 愤愤道。
 
  「那个……」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了上来,道:「让我来帮她清洗一下吧!」 
  「你……索拉德?你总是这么爱充当老好人,难得有个公主让人免费操你居 然都不操。」
 
  「没事的,让我来做吧!」索拉德提来一桶水,拿出一块毛巾,开始给满身 精液污秽的王雨欣擦拭着。
 
  「啊……好舒服……」王雨欣闭着眼睛享受着,自从来到耶鲁斯塔这座人间 地狱,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人这么温柔的对待。这个叫索拉德的青 年,认真地,温柔地擦拭着自己肮脏的身体,就好像自己是他的亲人一般。 
  「不!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资格享受这份温柔了。」王雨欣自暴自弃地想着。 
  「公主殿下,这样您难过吗?」索拉德问道。
 
  「不……我很开心。」王雨欣娇媚地说道。
 
  「可是,从你的眼睛,我只看到了绝望。」索拉德搓了搓毛巾,继续擦拭着 王雨欣的身体。
 
  「绝望吗?」王雨欣目光闪过一丝迷茫,也许吧,可是,这一切终究是自己 的选择,是自己心甘情愿选择了这场游戏的末路。
 
  温柔的擦拭慢慢来到了敏感的乳房,索拉德轻柔着王雨欣的乳房,用毛巾将 上面的污秽擦拭掉,索拉德每一次都那么的小心翼翼,每一下都让王雨欣宛如触 电般的刺激。
 
  「嗯……索拉德,你不用对我这么温柔的,我只是一个……」
 
  两根手指轻轻堵住了王雨欣的嘴唇,索拉德轻声道:「您是我尊敬的公主殿 下,为您擦拭身体,是我唯一能为您做的事情了。我坚信,身负女神之力的公主 殿下,一定能重拾希望。」
 
  「索拉德……」王雨欣的眼睛湿润了,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滴落下去,她的眼 睛再度清澈了起来。
 
  「公主殿下,我要擦拭您的下体了,请忍耐些。」索拉德温柔地说道。 
  「嗯……」王雨欣轻轻应了一声,轻柔地说道:「谢谢你,索拉德。」 
  「不客气的。」索拉德轻柔地擦拭着王雨欣的外阴,将阴道口的精液擦拭干 净。
 
  「啊……明明很轻柔……为什么……快感会这么强烈……啊啊……好……好 舒服……」王雨欣轻咬着嘴唇,尽量忍住让自己没有呻吟出来,只是,她的阴道, 却是不断地分泌出爱液,这个她却是无法控制。
 
  「讨厌……他一定看到了……」王雨欣满脸的羞红,只是,索拉德依旧什么 都没说,只是静静地擦拭着王雨欣的阴户。
 
  「抱歉,里面我不方便清洗,只能擦拭外面了。」索拉德说道。
 
  「没……没关系的……」王雨欣吐气如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正常地说道。 
  索拉德又开始擦拭王雨欣的屁眼,同样只是擦拭外面一圈,然后稍稍将毛巾 探进去一些,轻柔地擦拭着。
 
  「唔嗯……」终于,王雨欣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索拉德似乎没听见,继续擦拭着,很快,屁眼也擦拭完了,索拉德继续擦拭 王雨欣的双腿,膝盖,小腿,最后是柔嫩的小脚。当擦拭完后,索拉德也是满身 的大汗。
 
  「呼……终于擦完了,公主殿下变得干净了呢。」索拉德开心地说道。 
  「谢谢你……索拉德。」王雨欣感激道。
 
  「不客气。」索拉德来到王雨欣面前,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轻声道: 「公主殿下,不到最后,不要放弃希望。」说罢,提着水桶离开了。
 
  之后,王雨欣依旧被全城的人轮奸性虐,然而,每到黎明的时候,索拉德总 会出现在王雨欣的面前,替她擦拭身上的污秽。而每到这个时候,便是王雨欣一 天当中最为开心的时候。
 
  「公主殿下……」此刻,在街道的某个角落,妍暗中看着王雨欣,柳眉促起, 心中暗道:「这广场是一个巨大的黑暗法阵,我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黑暗力量, 还有,那个年轻人,算了,至少他应该是个善良的人。我也该向亚修恩大人传送 情报了。」
 
  妍双手结印,不一会儿,在她额头一个散发着紫色幽光的光珠缓缓升起,然 后砰的一声,消失在了空气中。
 
  「公主殿下,不要放弃希望啊!」妍心中默默地说道。
 
  此刻,国王看着手中的记忆水晶,里面放映着公主当众淫乱的画面,良久之 后,他一把砸烂了水晶。
 
  「菲尔格斯,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国王陛下。」这时,亚修恩走了进来,拱手道:「妍的情报已经传来,基 本战力已经知晓,我们可以出兵了。」
 
  三天后,感受到威胁的菲尔格斯,在征求塞拉姆的意见后,在城外的某处隐 秘的地方,将公主卖给了浩瀚国的使者。
 
  「公主殿下,您的敌对国浩瀚国,恐怕不会像我们对你这么好了吧!」菲尔 格斯邪笑着:「愿您在浩瀚国度过一个愉快的时光。」
 
  「浩瀚国……」王雨欣坐在马车里,在她身边,四个卫兵正拼命用肉棒在她 的小嘴,阴道,后庭,乳房上冲刺着。
 
  「这才是绝望的开始吗?」王雨欣没有过多的害怕,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做 好准备了。
 
  二十天后,王雨欣被送到了浩瀚国皇宫内,而与此同时,萨沙菲尔的国王, 亲率十万大军兵临耶鲁斯塔城下。
 
  「啊啊啊……人家还要……兵哥哥……给人家好吗……」军营中,妍正赤身 裸体,与整个军营的士兵激烈地交媾着。
 
  「你这骚娘们……真是太浪了……」一个士兵将滚烫的精液射进妍的阴道内, 烫的妍是一阵哆嗦。
 
  「啊啊……兵哥哥你好厉害……人家被你插的爽死了……」妍娇媚地说着, 媚眼如丝,酥麻的话语勾的其他士兵原本软下去的肉棒,立刻又来了精神。 
  「啊啊啊……人家的手……也可以服侍的……」妍说着,伸出她那洁白晶莹 的手,纤细修长的手指抓住两个士兵的肉棒,开始灵巧的套弄起来。
 
  「哦哦……你这技术真好……尤其还长得那么漂亮……」感受着肉棒上传来 的美妙,士兵们不由地赞叹道。
 
  「那是当然的啦!」妍得意的媚笑道。
 
  「真想天天插你。」
 
  「如果你们喜欢的话,人家天天让你们插。」妍魅惑地说道。
 
  「这骚货……」看着妍如此淫荡,那士兵一把抓住妍的紫色长发,挺起腰用 力的顶了进去,肉棒全根没入了妍的喉咙。
 
  「嗯……嗯……你们这些人渣……看我怎么榨干你们……啊……啊……」妍 被干的花枝乱颤,随着士兵们一声闷哼,大股的精液射了出来,冲进了妍的子宫 和直肠深处,而插她小嘴的士兵则把肉棒拔了出来,直接将白浊的精液射到了她 的脸上。
 
  「啊啊啊……精液洗礼的感觉……好棒啊……人家……还要……还要更多… …啊啊啊……高潮了……啊啊啊啊……」妍大声浪叫着,这酥麻的声音对这些士 兵来说无疑是烈性春药,他们一把推开刚刚射完精的几人,然后争先恐后地占据 位置,开始猛烈的抽插着,根本不在乎是否会精尽人亡。
 
  这已经是妍在军营被干的第五天了,这五天,妍每天都与数百人轮番大战, 而且这些都是军队中的精英,五天毫无节制的交媾,让他们因为过度纵欲而丧失 了至少一半的战力。
 
  就在大家干的起劲的时候,菲尔格斯走进大营,怒喝道:「都兵临城下了, 还在这逍遥快活,都给我滚出去守城去!」
 
  这些士兵一轰而散,菲尔格斯怒气冲冲地走到妍面前,看着光着身子满身精 液的妍,怒道:「你这妖艳贱货,竟公然在此淫乱军心,受死吧!」
 
  「呵呵……看来这里没我事了,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妍说着,一个 翻身,闪到了菲尔格斯身后,一只玉脚轻轻点在菲尔格斯的脑袋上,顺势跳出了 军营,飞速的离去。
 
  战争开始了,国王下令全军攻城,这时,塞拉姆的身影浮现在了城门上空, 国王见了,怒气冲冲,这个人,便是将他擒拿的人。
 
  「亚修恩,杀了他!」国王命令道。
 
  「遵命!」亚修恩纵身一跃,直奔塞拉姆而去,而塞拉姆这一瞬,恐惧术, 迟缓,力量衰减,催眠,混乱等各种邪恶光环一股脑儿全部施展出来,顿时,国 王大军的战力极速下降,前排三万人甚至出现了不小的混乱,不少精神力低下的 士兵开始胡乱砍人。
 
  「黑暗法术果然厉害,但是,对我来说,这些统统没用。」亚修恩一剑劈斩, 塞拉姆却是瞬间转移,移动到了另外的地方。
 
  「不愧是大陆第一黑剑士,战士中的战士。」塞拉姆法杖一挥,数道黑暗光 球砸向亚修恩,亚修恩连续挥斩,将光球尽数打散,然后再度朝塞拉姆冲了过去。 
  忽然,塞拉姆周身散发出紫色幽光,亚修恩在空中来不及闪躲,一把冲进了 这幽光之中,刹那间,亚修恩感觉自身的生命之力在流失体外。
 
  「湮灭!」亚修恩眉头微微皱起,与神罚相对应的湮灭,都是以毁灭生命的 最高级法术,而湮灭不光能毁灭生命,还能将生命吸收距为己用。
 
  「速战速决!」亚修恩一剑劈斩,当即将塞拉姆的法杖辟成两段,只是,当 他劈出第二剑时,塞拉姆再度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亚修恩,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湮灭,好好享用吧!」
 
  「这种程度……」亚修恩目光如炬,全身斗气提升到极致,刹那间,白色气 芒涌现全身,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席卷开来,硬生生将缠绕自己的湮灭之光阻隔 在半米开外。
 
  「残害公主殿下的罪魁祸首,我亚修恩,绝对不会放过你!」亚修恩一声大 喝,手中斩魂剑一击挥斩,当即将缠绕他的湮灭之光全部挥散,然后也不见他有 过多动作,亚修恩的身影,却是突然出现在了塞拉姆的身后。
 
  「残影?」塞拉姆大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亚修恩的斩魂剑,已然从背后 刺穿了他的心脏。
 
  「不可能……」塞拉姆口吐鲜血,念动了禁忌之咒:「我还不能死……我还 有未完成的任务……」
 
  下一刻,塞拉姆的身影凭空消失。
 
  「切,让他逃了。」亚修恩看着敌城冲出的士兵,直接跳跃下去,一个人阻 挡千军万马。
 
  「公主殿下,今日,我必要让耶鲁斯塔城所有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来向您赎罪!」 亚修恩目光赤红,一个人冲入敌军之中,宛如虎如羊群,一路斩杀,势不可当。 仅仅他一人,便将敌军杀的是溃不成军,节节败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