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自己儿子
自己儿子
  「砰!」「呼……」房门关上,沈玲一口气呼出,脑袋里「嗡嗡」乱响,心更是快跳出来,战战兢兢的走回自己房间,躺倒在床,「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见儿子的身体,那么不知羞耻?不但不觉得丑陋,还觉得非常可爱,非常威武?

  呸,呸!自己这是怎么了?」她这边胡思乱想,关上门的小军却是乐坏了!刚才听到妈妈这边有动静,就偷着来查看,发现妈妈进了厨房,他先是一紧,以为妈妈要寻短见。可转念一想,自己已经露出彻底一刀两断的意思了,妈妈该不会这么想不开才对。等听到放案板的动静后,他立刻虚掩上房门,跳上床,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所谓,妈妈正好撞上根本就是他故意的!只是想想美艳的妈妈撅着肥美的屁股让自己干,胯下的鸡巴就会立刻蓬勃而起!而在自己的努力之下,很快,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妈妈以各种姿势做爱了!看了一眼橙汁,虽然不相信妈妈会害自己,但他还是不声不响的直接倒到窗外,然后把杯子放到客厅餐桌上。

  「啪!」故意放出点声音,但看妈妈那边没动静,小军也只好说道:「妈,我有点困,先睡一会儿了!」说完回了自己房间。刚倒在床上,就看门微微一动,妈妈沈玲悄悄的进来,站在窗前看着自己,脸上阴晴不定……「小军,妈妈出去买东西,你还差什么要买吗?」不知道该不该回答,不知怎么回答,正迟疑间,妈妈却松了口气,转身出了房间,将房门关上。「呯!」不管那个强奸要挟自己的畜生是不是儿子,既然已经说好最后一次,那么就尽快一刀两断吧!下午院子里人不多,沈玲慌慌张张的走到小房子门口,坐在石墩上,先看看周围,感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后,装作无所事事的看了看房门。锁门的铁链只是挂着,没有锁。

  再次确认没人注意后,她推开一点房门,果然,窗台上有个小铁盒,将钥匙放到了下面。然后立刻,带上门,装作没事人一样,步伐「轻快」的出了小区。

  在外面超市逛了一圈,沈玲回到小区里。遇到熟人,她努力正常的打招呼,可总是觉得别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古怪……回到家里,儿子还没有起来,她忙不迭的准备好晚饭,自己食不甘味,可要给儿子准备好,这么睡一下午,起来肯定饿了!夜色逐渐上来,沈玲越发焦躁不安,她真想大吼大叫发泄胸中的闷气,可又不敢。「叮!」不大的信息声,惊醒了正在胡思乱想的沈玲!「想我了?你下面都已经湿透了吧?那里骚骚的,肯定是个骚货!」「混蛋!」沈玲被气得浑身哆嗦,忽然一个激灵,自己下面真的流出水来!「怎么会这样?」懊恼自己身体的不争气,她更想到,看来自己是冤枉儿子了,儿子还在睡觉,这混蛋肯定不是自己儿子!「自己怎么能把儿子往这么混蛋的方向想?」「别急,我已经到了!穿上我给你的衣服,戴上眼罩,我给你终身难忘的夜晚,你一定会要嫁给我,让我天天肏你!」没工夫骂,沈玲迅速脱掉衣服,换上那红色情趣内衣,将眼罩戴好!戴眼罩时,她故意留一道缝隙,打算看清侵犯自己的人的长相,可随即又放下,「知道了又怎么样?就这样吧!」开门声传来,沈玲呼吸急促起来。「咔」房间门打开,一身火红情趣内衣,戴着眼罩的沈玲端坐在床上,婉如新婚的新娘,忐忑的等待丈夫揭开自己的盖头!但显然,她即将面对,肌肤相亲的这个男人,肯定不会让她揭开眼罩的!

  粗暴的,将沈玲推倒在床,没有前戏,因为小军已经忍不了也不想忍了!

  掏出自己的鸡巴,将妈妈双腿抬起,向两边一分,龟头下探,对准已经流水潺潺的蜜穴口,沉腰坐马,「嗞……」两片弱小的阴唇如何能抵挡粗壮鸡巴的强悍进攻?瞬间失守!「呜……」沈玲一时没有适应,呼痛,可小军的征服欲却被激发出来!他用力将妈妈的双腿分得更开,大鸡巴如冲城锥一样,一下下的冲击着妈妈的蜜穴,龟头死硬的撞击着妈妈柔美的花芯,大有不把妈妈捣碎不甘心的气势!

  本来只有一盏暗淡的小台灯照明的房间里,瞬间变得春色无边!男人年轻气盛,生龙活虎,耀武扬威!女人看似柔弱,却尽可能的迎来送往,化解强力冲击的同时,更让男人与自己都得到了更大的满足!

  每一次插入,都会直插到底!龟头撞在花芯上,都会让沈玲浑身哆嗦一下,仿佛魂都要被震碎一般!没有丝毫的温柔,只有残忍的杀伐!但每一次被侵入,沈玲总觉得是那么充实,好像自己内心的空虚都被填满,对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满足!能够让自己高潮不断的男人,还有什么可要求的呢?念头只是一闪,沈玲就觉得羞愧无地,自己明明是被强奸,怎么能有这么肮脏的念头?虽然确实很快活,比和丈夫新婚时候还快活……小军强忍着大声向妈妈表白的冲动,仔细观察着妈妈表情的变化!偶尔放缓动作,让妈妈也缓缓气,但同时更是让妈妈更好的体验自己鸡巴带给她的充实感!

  忽然,他将妈妈双腿折向身体,沈玲的屁股被迫翻起,蜜穴更加向上送出,与小军的鸡巴结合的更加紧密了!不等妈妈诧异,小军双手分别托住妈妈的屁股和腰肢,猛一发力,竟然将妈妈面对面的抱了起来!惊异之中的沈玲抱住小军的脖子,小军转身,一步迈出,「哇!」随着脚步的起伏,本就结合的更加紧密的鸡巴和阴道,更是一个激突,龟头几乎碾开花芯,差点探到子宫里!沈玲忍不住呼痛,她不知道这个混蛋抱着自己要去那里,但房间就这么大,还能去哪儿?」啊……」又是一步迈出,沈玲的阴道不受控制的收缩,夹的小军好不舒服,他更加精神百倍!步伐坚定的来到房门口,刚才并没有撞上门,现在方便了,只用脚一钩,就把房门打开。一步步来到客厅,感觉出了他开房门的动作,沈玲吃惊于这个奸淫自己的人的力气,自己不算瘦,抱着自己,还边走边做,居然能坚持到客厅!

  「他抱自己到客厅,然后呢?」不用再想,沈玲只觉得屁股一凉,竟然是坐到饭桌上!「他想在饭桌上把自己……」沈玲一下就想起和丈夫为了增加情趣,偷着看那些所谓的AV片,里面有不少类似情节,如今,要用到自己身上了!不等她想太多,就被轻轻推倒,小军再次分开母亲双腿,奋进全力的将鸡巴往妈妈花芯一扎!「哇……」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发狠,猝不及防下,沈玲尖叫一声,声透屋顶!小军如出峡猛虎,快速抽送鸡巴,将妈妈肏得「嗯嗯啊啊」娇呼不止,却根本无法说出一句整话,甚至一个完整的词都无法说出……沈玲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灵魂如同坐到火箭上,直冲云端!但很快,又从云彩中掉落,心都要跳出来了!自己这么淫荡无耻,被强奸还能这么快活得死去活来,沈玲有些破罐子破摔,索性就死吧,反正是快活死,比这么受折磨好!但只一瞬间,她又被抓起来,直抛上天,似乎永远飞不到尽头,直到突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再次从空中抓下,直摔向地面,甚至是十八层地狱!

  小军乐坏了!妈妈的阴道阵阵收缩痉挛,仿佛一支乖巧灵活的小手,抓的自己那张牙舞爪的鸡巴别提多舒服,如果不是自己定力够强,恐怕早就交货了!随着阴道里温度逐渐上升,小军明白,妈妈高潮将至,也是自己的关键时刻即将到来!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控制自己的速度,角度,力度,连九浅一深都用上了!

  「哇……啊……」无字真经哼哼半天,沈玲突然惊声尖叫,身体猛然一紧,胸部上挺,将本就壮观的豪乳更加突兀的展现在儿子面前!腰身反躬,下面阴道一阵痉挛后,瞬间紧缩,将那条在身体里肆虐的鸡巴紧紧抓住,一股冰凉的阴精喷出,跟着又是一股,又是一股……小军估计到妈妈即将高潮,忙奋力将鸡巴抽送几下后,用力往妈妈阴道最深处一扎!龟头顶端抵住花芯口,将花芯残忍的碾开!阴精正喷上龟头,他一个哆嗦,尾椎一麻,一股阳精立刻反射回去!一股又一股,和妈妈针锋相对,毫不客气!妈妈泄身后,身子逐渐松弛下来,可小军还不依不饶的,继续射精,直到一点也射不出。射进妈妈阴道的精液,被妈妈那肥沃的适合孕育生命的土壤吸收大部分,但由于量太多,以至于肥沃的土壤都不能完全吸收,还有一些从稍稍缩水的鸡巴和阴道壁的缝隙溢出,滴答滴答的,顺着妈妈白皙丰满而不累赘的大腿流淌,坠落到地面……沈玲大口喘着气,根本动不了,浑身湿透,简直就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枕着妈妈白嫩嫩,肉腾腾的奶子,听她胸膛里有力的心跳,小军相信,自己是绝对让妈妈满意的!他也很累,但恢复的却很快,快到沈玲都不敢相信!片刻功夫,刚刚萎缩下来没多久的鸡巴,在自己阴道里,再次变大,变长,也变硬!沈玲真是懵了,这男人怎么会这么强?年轻人就是好,恢复的真
快……「呸!」无论怎么骂自己无耻,自己的身体是不会说谎的,而且,随着身体逐渐再次兴奋,自己那已经冷却的欲火也再次蓬勃燃烧起来!

  「嗯……呃……」上来就是猛冲猛打,丝毫不顾忌沈玲刚刚泄身,阴道,阴蒂,阴唇都处在充血状态,十分敏感!任由她闷声呼痛,男人依旧我行我素,自顾自的,横冲直撞!敏感的身体,很快就让沈玲再次飞上云端,在云彩中上下翻飞,亦苦亦乐的声音,让人听了遐想无限,更让始作俑者小军,血脉偾张!干劲十足!餐桌上,茶几上,沙发上,地毯上,小军抱着妈妈,不断更换战场!沈玲高潮一浪接着一浪,根本停不下来,因为,有一个年轻强壮的身体,给了她无限的冲击!妈妈眼角有泪光渗出,绝不是汗水,小军凭直觉可以肯定,那一定是妈妈的泪水!而从妈妈享受的叫声中,他更是猜到,妈妈一定是快活的喜极而泣!

  这对于他这样的年轻人无疑是最大的鼓舞!他更加卖力,鸡巴火力全开,恨不得将整个人都钻进妈妈阴道才甘心!

  实际上,沈玲确实感到满足!甚至,她都觉得作为女人,这十多年是白活了!

  原来,男女做爱,竟然可以这样,可以有这么多不同的姿势体位,更可以给自己带来这么无边的快乐!以前和丈夫做爱,最盼望的就是让自己咬碎银牙的一刻赶紧到来!可不然,丈夫如果先自己一步射精,那自己就只有吊在半空,上不上下不来的!那滋味可不好受!现在,自己完全不用担心,因为这个男人是那么强壮,强壮到每次都顺利的将自己送上巅峰不算,还能在射精后,极短的时间内再次恢复,再次将自己送上云端!遇到这样的男人,自己不该觉得幸运吗?沈玲流出了性福满足的泪水!但同时也是悔恨的泪水!因为这个男人,不是她丈夫,即便不是她亲生儿子,自己也不该有这无耻的满足才对!

  无论是什么泪水,都只是一瞬间,小军开足马力,龟头雨点般打在妈妈花芯上,让她根本就没有多少空闲去胡思乱想!实际上,沈玲想什么,现在都是断断续续地!

  沈玲再次泄身,身体如躺倒烧红的铁板上似的,痉挛抽动,手舞足蹈,小军奋力压住,趁势追击,大鸡巴一通猛捣压住妈妈的回光返照后,妈妈突然双腿盘到小军腰间,将小军的鸡巴完全吞入到蜜穴中,蜜穴口和小军的鸡巴根部完全贴合,密不透风!颤抖着,泄出一波波的阴精!生头楞脑横冲直撞的小军冷不防的,差点也射精,却强行忍住!他知道,是最后的时刻了!

  看妈妈泄身后,如一滩烂泥摊在地上,小军用力将妈妈抱起,走向自己房间!

  沈玲早就昏昏沉沉,不知自己是死是活,直到被小军放到床上,才明白,疾风暴雨即将到来!确实是疾风暴雨!终于把妈妈放到自己床上,小军颤抖着将眼罩取下,随手扔掉。将妈妈所剩无几,可以说就是几根布条或细绳的内衣也扔掉,母子二人在儿子大床上,以最简单最质朴的男上女下姿势,展开了男女间最直白的交合!沈玲本就是一败再败之身,面对儿子的强力冲击,如何能够抵挡?妈妈被自己杀的溃不成军,又哭又笑的,叫骂,又像躲闪,又像迎合的扭动身体,小军早已将世界抛到九霄云外!

  房间里黑漆漆的,却是春意盎然!宽大坚固的床榻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仿佛在抗议这对乱伦母子的丑行,可沈玲还不能确定是儿子在奸淫自己,小军呢?

  他又怎么会在乎?不知道沈玲又泄身了多少次,到最后,母子二人已经不是在做爱,简直就是纯粹的动物间为了传宗接代而进行的交配!

  清晨一道阳光照射进小军的房间,他早已醒来,只是不想起床!赤身裸体的妈妈,白皙丰满的身体,就像一只大白羊,搂在怀里都是那么舒服,怎么舍得起来?一夜的疯狂,自己将无数的种子播撒进妈妈肥沃的子宫,妈妈最后被肏得昏睡过去,自己也累得浑身如散架一般!可这些都是值得的!妈妈身上汗渍的气味那么重,小军却一点不觉得难闻,反而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妙的香水!清晨,男人阳气最强的时候,虽然七八次射精,已经将小军的全部存货射光,却不碍他再次重整旗鼓,准备征伐。可看见妈妈胯下私处,乌黑阴毛上粘连成片的白浊精液,他忍住了!妈妈的阴唇还没有消肿,自己可不忍心让妈妈再受伤。

  而且,他知道,还要给妈妈一个台阶下!任何一位母亲,任何时候,都不想在儿子面前颜面扫地!

  「呯!」关门声传来,沈玲睁开了双眼……没有起床,甚至没有动,只是睁大眼睛,直勾勾看着房顶!她早就醒了,可她不敢睁眼,或者说她不知道睁眼后,该如何面对!骗不了自己!和儿子做爱或者说被儿子强奸时,自己享受到了从没有过的性爱之乐,肉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可自己该怎么办?怎么面对丈夫?

  胡思乱想的,一直躺到中午,沈玲才慢慢坐起,浑身像散了架一样,酸软无力,可总觉得满满的……稍一走动,下面就传来阵阵酸痛,「这小混蛋,肏自己亲妈肏这么狠!」洗了澡,沈玲回到自己卧房,看着落地镜中的自己,居然容光焕发,充满女人的满足感!当然,只是眼神有些疲惫。「不成,不能就这么错下去!必须有个了断!」「儿子正是青春期,正是冲动的时候,他只是一时走错路。

  也幸好是自己,若是他对别的女人做了这样的事,人家可不会像自己这样想,那儿子这辈子不就毁了?」「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总不能由着他性子来!」「他把自己眼罩摘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故意告诉自己,是他做的?这是要自己的态度?」越想心越乱,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经快一点,沈玲忙起身,准备去做饭,不管怎么说,不能饿自己儿子不是?

  这两天没买菜,随便做了点,饭菜摆放到桌子上,沈玲这才坐下休息。「这混蛋孩子怎么还不回来?」沈玲担心儿子会不会到外面做什么出格儿的事情,「眼看就高考冲刺了,他可别去外面做什么……」「是啊,高考冲刺,他去住校了!」忽然,沈玲颓废的软了下来,不用担心如何面对儿子,可独自面对自己不是更难吗?好在,丈夫就要回来了!

  煎熬中渡过两天,沈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实际上,也是昏昏沉沉,稀里糊涂!把家收拾干净,沈玲一个劲的照镜子,生怕丈夫看出什么,尽管,她昨晚和早晨都洗澡了……可丈夫一直没有消息,这时,她才意识到有些反常,丈夫这些日子来居然一直没问过自己,自己被小军弄得晕头转向,一时没注意到,这是什么意思?」不是他知道事情了吧?」沈玲吓出一身冷汗,她做贼心虚总觉得自己被儿子强奸的事情败露了,可自己又实在不知道丈夫怎么会知道?

  「叮铃……」家里座机响了,沈玲吓了一跳,一把抓起电话,深呼吸两下,「喂……哪位?」声音迟疑,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小沈吗?我是工会张书记,你来厂里一趟,你家老梁出了点事情……」「啊?老梁他,他怎么了?我马上过去!」沈玲慌慌张张的穿戴好,眼泪竟然不由自主的流下,如果不是有情况,丈夫是不会不给自己打电话通消息的,一股不祥的念头浮上心头!

  「小沈,咱也是老熟人了,我们也就不兜圈子,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工会张书记和沈玲斟词酌句的说着,但旁边的保卫科长却更让她有些没底。如果真是丈夫出了意外,应该是工会和单位领导找自己才对,怎么会有保卫科长?」老梁这个同志,我们前后脚进厂,也都很熟悉,其实人还是不错的。不过,既然是人,就难免会有一时糊涂,办错事的时候……」「他犯了什么错误了?」不知丈夫是贪污还是受贿了,但既然由保卫科来通知家属,应该还不是特别严重吧?」他是犯了错误,是一些出格儿的事情。」张书记看沈玲还算稳定,说道:「他出差时候嫖娼,被当地公安机关抓住,拘留……现在已经放回来,照理说,是该开除的,可考虑到他作为一个老员工,中层干部,一直兢兢业业,没有什么劣迹,所以,厂里领导班子研究决定,第一,再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好好反省一下,做一个深刻的检查总结。同时,一年之内,停止其晋升的机会,停发半年奖金,以示惩戒。

  第二嘛,为了维护厂里的团结稳定,这件事情就不再扩散,家属方面希望配合……」「我丈夫去嫖娼了,我还能去外面嚷嚷去?」沈玲怒了!自己提心吊胆的,被儿子强奸还不敢声张,他却对不起自己,敢去嫖娼?一直压抑着的郁结再也控制不住,她嚎咷痛哭着,「他出差都要嫖,把我们当什么了?他对得起我吗?哇……」保卫科长显然不善于应付这样的场面,还是工会张书记在行!拿出纸巾,一面轻声开导,一面骂老梁不懂事,这么好的老婆在家,居然还敢去外面瞎搞!

  一时间,工会小会议室里好不热闹……回来的路上,沈玲倒是轻松了!自己有些好笑,被人强奸了,怕丈夫,儿子没脸做人,不敢声张,结果,强奸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丈夫出差,自己为丈夫担心,觉得丈夫为了家而奔波,心疼丈夫,结果,丈夫居然嫖娼被抓了……冲动过后,她冷静了下来,或者说,冷淡下来,丈夫回来,一脸愧疚,她也不闹也不理,老梁讨了个没趣,只有垂头不语。开始几天,夫妻二人还是睡一张床上,只是不说话,或者说,老梁说话,沈玲不理不睬。但渐渐地,老梁也来了气,索性睡到儿子的房间!

  一周过去,儿子打回电话,说这周功课紧,他带的生活用品也还够,所以,就不回家了。本想借着儿子回家,和老婆缓和关系的愿望落空,老梁倒也没怎么太失望,他的心也有些凉了!又是一周过去,早晨起来,沈玲总觉得心里烦,说不出道理的烦,看日历,好像自己前两天就该来例假,居然没有来!「可能是错后几天,所以才会心情不好!」刚坐下,沈玲忽然想起什么,急匆匆出门,到药店买了试纸,又回到家,直接到卫生间去……不一会儿,她拿着试纸出来,焦急的盯着试纸!一道,两道!自己居然怀孕了!她再次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玲子,我出门找女人,是对不起你,咱们离婚吧!」下班回家的老梁,将一份离婚协议放到沈玲面前,沈玲抬头看看他,又看看协议,也不理内容,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眼泪无声的落下……「房子归你,我明天搬到老房去住,小军那么大了,你带着他也不方便再找,你愿意他也随时能来看你……」沈玲根本没听进去老梁的话,她受到的一连串打击,实在是让她难以招架!

  老梁搬走了,晚上,沈玲呆呆的坐在客厅,「咔」门被打开,小军背着书包走了进来。「妈,爸爸走了,还有我……」「你?呜……你怎么能……」沈玲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无话可说!也不用她说话,小军放下书包,就跑到厨房收拾,不多时,端上两盘饺子,肯定是冰箱里的,但他却非常认真的说:「妈,您吃饭吧,我一会儿回学校,如果您想好了,下周您到学校门口等我!」小军回了学校,实际上他也很忐忑,不敢确定妈妈会不会接受自己!按照他的计划,妈妈会默许和自己的关系,爸爸经常出差,就是不出差,自己和妈妈独处的时间也会很多,所以,不用这么激进。可爸爸突然出轨,还和妈妈离婚,自己的计划出现了大的变故。爸爸给自己打电话,说明情况,坦陈是爸爸不好,自己还安慰爸爸几句。但事已至此,无论再大的变故,自己也必须面对!就看妈妈怎么选择了!

  虽然度日如年,但一周的时间到底过去,小军站在学校门口,迟疑的看着四周,妈妈没有踪影……「呼……」自己还是失望了……忽然,远处,一道亮丽的白色身影款款走来!他兴奋的迎了上去!「妈您来了!」沈玲一身白色连衣裙,头戴白色遮阳帽,虽然戴着太阳镜,但还是可以看出,没有生气!「是,我打算把家里房子卖了,在这边买一套新房,我不想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小军心里有些没底,不想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那自己的努力……「给你,你干的好事!」塞给小军一张化验单,沈玲转身就走。「妊娠六周!」小军一个哆嗦,喜笑颜开的追上妈妈,「妈妈,您,愿意,您太好了,哈哈哈哈……我的……」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一会儿抚摸妈妈还没有出怀的肚子,一会儿拉着妈妈的手,前后摇晃,到底是个孩子!

  「好什么?我问你,如果要了,这孩子算你什么?算我什么?你想过吗?」「……」「还有,你有能力抚养吗?」「你小子敢强奸你妈,现在傻眼了吧?我打死你!」一连串的发问,小军确实无言以对,妈妈拧他耳朵,他左躲右闪的,央求:「妈妈,妈,别,您别打,当着这么多人呢!您说,您说,我听您的!」「你可是敢光天化日强奸你妈!现在害怕了?」沈玲不再打他,说道:「你好好上学,毕业后再着急这些!欠了你了!」「我没光天化日下,那是夜里……我错了!」母子二人打闹着引来周围人不少注意,可这些他们才不会真在意!

  小军学习很认真,成绩提高很多,他不能让妈妈失望!五一假期,他却不敢休息,因为妈妈住院了,预产期就是这几天!「沈玲家属?她刚进产房!」本来,小军有心不让妈妈要这个孩子,怕妈妈太辛苦,这个孩子是见不得光的,自己现在还没能力给他正常身份。可妈妈却不肯,她一意孤行也要生下来!所以,小军只有自己尽可能往医院跑了……

  今天,本来是妈妈的生日,小军特意买了生日蛋糕,想给妈妈庆祝一下,可妈妈却已经进了产房!「哇……」一声婴儿的啼哭宣示了一个生命的降临!「女孩儿,六斤三两,一切正常!」「妈妈,这是我送您的生日礼物,您喜欢吗?」坐在妈妈床边,小军一边把玩着妈妈的大奶子,一边帮妹妹女儿唑奶,当然少不得在妈妈身上揩油。「喜欢,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希望你以后遇到别的女孩时,别忘了今天吧!」沈玲还有些疲惫,可小军却抱住她说道:「妈妈,我只爱你!」声音不大,但语气不容置疑!沈玲也笑了,自己这么大胆妄为的事情都做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