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66)【作者:ckltony】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66)【作者:ckltony】
字数:10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六章娇艳双花并蒂开

  来到姑苏城数日,张瑞与众人见面后,诸多事宜安排妥当,今日无事,便陪着陈飞燕一起坐在陈府后花园饮茶赏景。

  陈飞燕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甚是可爱。

  远处,李娇娘痴痴的看着一对璧人,心中有些羡慕,也有些哀怨。

  自从张瑞回到姑苏城后,就碍于陈飞燕和老丈人的面子,不方便太过接近李娇娘。更不用说晚上陪着李娇娘入眠。

  李娇娘自从成为了张瑞的女人,就把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了张瑞的身上。张瑞现在是李娇娘情感的唯一投注,李娇娘在没有希望的时候,张瑞的出现仿佛是在溺水时抓住的一根浮木,也好似黑暗中出现的一丝光明。

  一个多月未曾见到张瑞,李娇娘心中很是想念他。可是张瑞回来后,就一直对自己闪闪避避的,李娇娘很是吃味。

  陈飞燕也早已注意到一旁的李娇娘了,陈飞燕虽然默许了张瑞和李娇娘的关系,可是作为张瑞的女人,陈飞燕也是有些私心的,这些时日总是霸占着张瑞。
  张瑞捧着一杯茶水,饮着茶,看着眼前的景色,心里却是万千念头闪过。
  现在手里一大堆的事情,江南方面的发展刚刚开始,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义兄唐洪很给力,两边的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秘密营地一边的苗人战士被唐洪训练得服服帖帖的,本来这些苗人战士是看不起身材中等的唐洪的,可是唐洪一番出神入化的暗器表演,就让这些苗人战士服气了。唐洪来自唐门的本事,连张瑞都自叹不如。

  另一处地点,新招募的武林中无门无派的散客、游侠,开始也是抱着白拿工钱的想法,毕竟张瑞给的工钱不低。可是唐洪的铁腕手段,让这些闲散惯了的散客、游侠们吃尽了苦头,唐洪按照朝廷军队的模式训练他们,几个刺头被唐洪收拾以后,这些散客、游侠们才终于有了点样子。

  陈府和苗疆的生意往来,现在还比较顺利,就是路远且漫长,一次相互交易要两月一次。而且苗疆来往江南乃至中原,一路关卡抽税,苗人进入汉人地界也有许多关节要打通。幸好陈天豪数十年经商,这些都在可控制的范围内,只是这银子也哗哗的流了出去。

  万幸,苗疆的药材和皮毛、土特产在汉人地区销路非常好,终究回报很高。苗疆十万大山,蕴藏了无数的珍贵药材,年份很高,在江南乃至整个汉人地区都是抢手货。

  张瑞想起了苗疆,就想起了远在苗疆的那两个挂在心上的人儿,貌美绝伦的壮人首领金莱,还有那个狡谐可爱的美丽少女露瑶。

  「嗯,好久没见到她们了,她们还好么?」张瑞心中暗自叹息。

  从江南不辞而别的露瑶,一定是生自己气了,张瑞从露瑶之前的一系列表现看出了露瑶的不正常,张瑞心中猜测,一定是露瑶发现了自己和金莱的事情了。
  可是金莱与自己的相爱,完全是金莱的感激之心之下才发生的。金莱很了不起,一个漂亮的女人,为了自己的部落和族人,在苗人的压迫下,还是让壮人们艰难生存了下来。

  张瑞去到苗疆,没有金莱她的帮助,要和苗人搞好关系也是很难。

  那场两族和解的篝火晚会,那个灵肉接触的夜晚,让张瑞深深的怀念着金莱。和金莱那种欢愉的感觉,与娘亲许婉仪她们是不一样的,异族成熟女子的热情和开放,不是中原女子、汉人女子那么保守、那么中规中矩可比的。

  很多不一样的姿势,金莱都敢一试,让张瑞大开眼界。

  张瑞现在早已不是稚嫩初哥,金莱开发的姿势,让张瑞在自己女人们面前一试,自然是爽到天边,两情相悦。

  想到金莱,张瑞心中火热。

  再想到可爱的露瑶,张瑞心中也是感动。那个小姑娘自从认识自己以后,就非常依赖自己。那次和露瑶去「桃花源」,那十里桃林,才是真的好美,让张瑞忍不住产生将来居住在哪里的冲动。

  张瑞想,如果今后自己得以报仇雪恨,把自己一众所爱之人全部接到哪里,远离武林、江湖之争,一起过那田园之乐,未尝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张瑞的心思飘到了那遥远的苗疆,眼前突然的一幕让张瑞一下子回到了现实。
  「哎呀…哗啦…」一声女子叫声,一声水流发出的声响,让张瑞把目光投向了那发出叫声之人。

  发出叫声的人是美妇人李娇娘,李娇娘不知道为何跌入了水池中,正在水中扑腾。

  「救命呀,救命呀,我不会水。」李娇娘拼命大喊。

  事不宜迟,张瑞立即跳入水中,将李娇娘一把捞起抱在怀里。

  张瑞怀中,李娇娘浑身湿透的在张瑞怀里瑟瑟发抖。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出事了怎么办?」张瑞责备道。

  李娇娘听到张瑞看似责备,实则关心的话语,泪珠儿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呜呜呜,瑞儿,我…」

  「好啦,娇娘,别哭啦,我抱你回房可好?」

  「嗯…」李娇娘立即制住了哭声,低头低声表示同意。

  陈飞燕看着张瑞抱着李娇娘走向房间,小脚一跺,气呼呼的离开了。

  陈飞燕的小心思,张瑞不是没有看出来,这些时日自己有意冷落李娇娘,就是为了照顾陈飞燕的情绪。张瑞很是头疼,为什么这两个女人就那么难以相处呢?银姬、奶奶、外婆、娘亲、姐姐、妻子那边不是都很和谐么?

  女人的问题,让张瑞觉得比其他什么事都麻烦,很难处理。

  张瑞抱着怀里娇羞的李娇娘,心中却想的是如何让这两个女人和谐相处。
  回到李娇娘房间,张瑞帮着李娇娘擦拭水份,此时李娇娘因为刚被池水泡过,一身诱人曲线尽露无遗。张瑞看得食指大动,忍不住想要将李娇娘就地正法。
  可是现在大白天的,白日宣淫可不太好。陈府里上上下下这么多人,看到总是难免会背后会说闲话的。

  张瑞帮着李娇娘更换干净衣物以后,草草的占了些便宜揩了些油,便离开了。
  张瑞觉得应该和陈飞燕好好沟通沟通。

             *** *** *** ***

  用过晚饭以后,陈飞燕挽着张瑞手臂在江边散步。

  张瑞一边走一边和陈飞燕谈心。许久之后,陈飞燕扑在张瑞怀里轻轻的抽泣。
  李娇娘挺意外的,张瑞刚才叫侍女过来,叫自己到陈飞燕闺房去,说是有要事商谈。

  李娇娘下午看着张瑞和陈飞燕在后花园恩恩爱爱的,心里就有些酸楚。自己一个寡妇,寄居在别人家里,虽然很想回到中原,可是两个孩子怎么办?中原是不安去的,自己一个女流,又有什么能力报仇呢?

  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在张瑞身上,一颗心也在张瑞身上,张瑞就是李娇娘的天。
  就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自己却一不下心跌入了水池,水池很深,自己也不会洑水,当时吓坏了。就要溺水的时候,张瑞及时出现了,李娇娘感觉到张瑞对自己的关心和在意,不感动是假的。

  自己一身湿漉漉的时候,明显感到张瑞当时的冲动,心中还在暗自欣喜,可是这坏小子占了自己的便宜就走人,可把自己气坏了。

  现在李娇娘正惴惴不安的走在路上,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啊?」一声惊叹。

  身后侍女在房间门口退出去之后,李娇娘一个人进入了内室,却发现里面的风光让自己很是害羞,很快自己就觉得自己下面湿透了,连带亵裤内都是湿漉漉的。

             *** *** *** ***

  「好淫荡啊!」李娇娘心里如此想。

  入目的是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男人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抱在脑袋后面,上面的女人甩动着一双白白的丰乳,骑在男人身上,上下不停的做着运动。

  男人很享受,看到进来的美妇人后,男人说道:「娇娘,过来。」

  李娇娘听到那句「娇娘过来」,浑身像是筛子一样抖动,连腿都迈不动了。
  淫靡的气氛,交合男女造成的暧昧气息,让李娇娘湿透了亵裤。

  李娇娘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一个大家闺秀、良家女子,从没见过这样淫靡的场景?

  「难道瑞儿要我和飞燕一起服侍他?」李娇娘心乱如麻。

  「娇娘…过来。」张瑞再次轻声呼喊。

  李娇娘像是听到魔音,再次被张瑞呼唤以后,就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迷迷糊糊的走到床前,然后被一双大手抱住了自己的脸颊,自己不自觉的就匍匐在张瑞胸口,再然后一条大舌头伸进自己小口中以后,一切就开始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娇娘也变得光溜溜的,此时正匍匐在张瑞上身,和张瑞激烈拥吻。

  张瑞一双手也不闲着,一只手抚摸坐骑在身上的飞燕的美乳,一只手抠摸娇娘的私处。

  飞燕在「哇哇」的浪叫,娇娘在旁边「嗯嗯」的嚷个不停。

  「瑞儿,用力抠,用力抠,啊…好爽,好爽。」

  「张郎,爱我,爱我,好好爱我…」

  飞燕浪叫不止,一对白白的翘乳上下翻飞,长长的黑色秀发已经散乱,她的目光是呆滞的,小口儿微微张开,涎水顺着口角流淌下来,一直流到娇娘赤裸着的后背上。

  娇娘变得很主动,一对丰满的乳房不停摩擦着张瑞的胸膛,两个乳头已经发硬,娇娘的乳头和张瑞的乳头不停的在接触着又分开,接触后再分开。

  「啊…啊…瑞儿…」

  「哦…哦…张郎,用力…用力…好舒服…」

  此时气氛很是淫靡,整个房间充满了粉红色,满是暧昧的味道。

  飞燕在张瑞身上折腾了很久,终于有些累了。

  娇娘立马替补而上,分开双腿,手指拨开紧闭的阴唇,一只玉手扶着张瑞硕大的阳具,用阴唇将张瑞龟头含住,张瑞龟头在阴唇里上下反复摩擦。此时张瑞的龟头,早已在陈飞燕阴道内充分湿润,李娇娘很轻松的就将那硕大阳具吞进了自己狭小的阴道中。

  「唔…」李娇娘一声爽哼。

  张瑞的阳具将李娇娘的阴道充实得满满的,原本李娇娘狭窄的阴唇,一下子就从椭圆变成了大大的圆形。

  这种充实的感觉,让李娇娘陶醉了,不顾一切的,李娇娘开始在张瑞身上上下起伏身子。

  「哦…哦…瑞儿…再用力一些…」李娇娘口中开始欢乐叫喊。

  两女服侍一男,张瑞算是享尽了齐人之福。

  这两个女人,分别在陪着张瑞的时候,各有各的美感,性爱也是规规矩矩的。全靠张瑞强横的体力和技巧征服。

  可是现在,二女服侍一夫。这两个女子就好像较劲一般,拼命的讨好张瑞,都不惜体力的博取张瑞的欢喜。

  张瑞现在享福了,二女的服侍及其到位,自己躺着就能享受美好的性爱,何乐而不为呢?

  李娇娘高速的骑乘也慢慢的慢了下来,终于还是体力不支了。

  张瑞这时示意二女,犬趴一般匍匐在秀床上。张瑞令二女前身趴伏,玉臀高翘。二女虽不情愿,可是夫命难为,于是照做无疑。

  张瑞看着眼前两个赤裸着美好身子的女人,均是气喘吁吁,一身的美肉还在微微颤抖,那是激动后的欢愉。

  张瑞扶起自己的硕大的阳具,按住陈飞燕的翘臀,将阳具插入陈飞燕殷红粉嫩的阴道内,陈飞燕两片粉嫩的阴唇立即被撑的大大的,张瑞开始按着陈飞燕的翘臀,将阳具反复的插入再抽出,张瑞的大力抽动,撞击得陈飞燕娇小的身子不停往前冲去。

  「哦…哦…啊…啊…张郎,用力顶,用力顶,对,就是那里,啊…啊…」
  张瑞的一只手也没有闲着,用两根手指插入李娇娘的浪穴里。李娇娘小穴被张瑞刚才阳具的抽插给撑开了,此刻一时半会儿不会合拢。张瑞两根手指很轻松的就顺着湿滑的爱液插了进去,不住的抠动。

  显然张瑞的指法让李娇娘很满意,从李娇娘不停的呼喊就可以判断出来。
  「啊…啊…啊…,瑞儿,就是那里,对,就是那个地方,就是那个点。啊…啊啊…抠我,用力抠我…」

             *** *** *** ***

  张瑞在葛进欢的遗留书中,得知了一代淫神葛进欢的手指爱抚秘籍。那葛进欢虽然是天阉,不能人道。但是却在折磨女子的时候,练就了一双好指头。张瑞在得到秘籍后,也时常照着图画在家中几个女子身上试炼,深得秘籍其中三味。
  葛进欢罪大恶极,是张家灭门的元凶之一,伏诛后,留下的秘籍也算是给张瑞偿还的一点利息。

  那魔教天乐教,它既然敢声称「天乐」,自然有其淫邪的独到之处。张瑞早就听闻天乐教总坛乃是淫窟,教众、走狗秘密在江湖中抓捕了不少妙龄女子。最近武林中、江湖门派和民间,张瑞就听说有不少人家、门派丢失了人口,都是妙龄女子。

  魔教天乐教,简直应该改名淫教。

  张瑞虽然听闻这些消息,可是对魔教也无可奈何,自己现在也不知道魔教总坛在哪里,更何况魔教在各处的秘密分舵更是不知所在。

             *** *** *** ***

  此刻,张瑞的指法让李娇娘淫声浪语不止,张瑞此时更是爽到了极点。
  陈飞燕小穴用力挤压张瑞阳具,让张瑞爽到无以复加。一旁,李娇娘的小浪穴在手指爱抚下,流出汩汩淫液,打湿了张瑞手指。

  张瑞手指不停按压李娇娘阴道浪穴的某一点,每次按压抠挖此处,都让李娇娘浪叫不止。

  两女的淫声浪语,和张瑞摇动的身体,形成了一副如此淫靡的春宫画。
  张瑞反复插弄陈飞燕阴道浪穴许久,陈飞燕爽到高处以后,张瑞便拔出了阳具,张瑞龟头在陈飞燕爱液浸泡后,变得更加狰狞可怕。

  张瑞的阳具龟头肿大得非常厉害,阳具棒身丝丝鼓起的静脉血管,让张瑞阳具看起来更加狰狞,更加可怕。

  张瑞唤了李娇娘过来,把肿大的龟头用力挤进了李娇娘的阴道中,李娇娘立即快乐的泣喊起来。

  「哦…哦…哦…啊…啊…啊。」

  「哦…,瑞儿,瑞儿,我的夫君,用力干死我吧…」

  李娇娘从来没有在与张瑞的性爱中说过如此粗鄙的话语,今日两女同侍下,竟然不顾羞耻喊出这样的话语来,让张瑞非常吃惊,同时张瑞为了满足身下如此不顾羞耻的美娇娘,更加猛烈的冲击美娇娘的丰满身子,张瑞的撞击,让李娇娘丰臀波浪一般的翻滚着,每冲撞一次,丰臀美肉就波动一次。

  李娇娘已经不知道天南地北了,只知道机械的随着身后强力的撞击不断往后配合耸动。

  李娇娘高潮即将来临,口中已经发不出任何声响,小口儿大大的张开着,美目紧闭,仿佛要将所有的欢愉在最后那一刻释放出来。

  「啊……」,长长的一声呐喊。

  李娇娘终于把最欢愉的那一声快乐释放了出来,李娇娘身子不住摆动,丰满翘臀不停的抖动、抖动、抖动……张瑞放倒了李娇娘,立即转身去对付一边欲望还没有释放出来的陈飞燕。

  张瑞两眼冒着烈火,看着在自己眼中突然害怕起来的陈飞燕,面目更是狰狞。
  张瑞感觉自己像是饥饿的狼,眼前赤裸的女子就是一只绵羊。

  陈飞燕看到张瑞饥渴的眼神,心底有害怕、有期待、还有羞涩。

  爱郎张瑞的眼神分明就是要吃了自己,就是那种猎物被猎手锁定,怎么也挣脱不开的感觉。

  陈飞燕看着张瑞向自己爬过来,瞬间下身一紧,阴道爱液找不到出口,一下子就从紧闭阴唇缝隙里喷发了出来。

  陈飞燕居然在张瑞猎人注视猎物的眼光下失禁高潮了……张瑞大嘴一咧,笑着看着陈飞燕失禁下的高潮。

  等陈飞燕下身流出的浪液打湿了床铺被子,身子不再颤抖以后,张瑞趴伏在陈飞燕娇嫩的身子上,把阳具插入阴道,开始做全力冲击,让自己和陈飞燕同时达到那欢愉的最后高潮。

  陈飞燕软软的身子被张瑞强力的冲击后,又慢慢找回快乐的感觉,很快,陈飞燕的叫声开始高声来。

  「哦…张郎…爱我…用力爱…不要怜惜我…」

  「张郎…唔…飞燕…飞燕…好舒服呀…」

  「张郎,好好爱我…」

  陈飞燕的淫言让张瑞非常激动,今日二女同侍一夫,让张瑞舒爽的无以复加。两个美人儿的赤裸诱惑和让人垂涎的肉欲,使得张瑞很有一种征服感。

  李娇娘此时已经娇喘完毕,体力有了些许恢复,看见忙碌的两个人正在激烈交合,看见陈飞燕在张瑞身下欢乐的叫喊着,这情形再次感染了她。

  李娇娘爬身过去,低下头,将红润的双唇贴在了陈飞燕的娇喘着的口唇上……此时的陈飞燕闺房,变成了三人淫乐的天堂,一副惊艳世人的活体春宫再次呈现。

             *** *** *** ***

  这夜已深,陈飞燕闺房秀床上并排躺着三人。

  张瑞躺在中间,左手和右手分别抱着两个正在香甜沉睡的美人儿。

  激烈释放爱意后的三人,甜蜜的笑容浮现在三人睡着的面容上。

  两个美人儿疲倦的沉睡中,脸颊上的笑意的掩盖不住的。

  一大早,三人起床,两女一起为张瑞宽衣。

  随后进来服侍的侍女们带着羞意进来了。

  难怪这些侍女们害羞,这三人昨晚疯狂的叫喊,早已传遍了整个内院。
  幸好这是陈府内院,除了张瑞就没有其他男丁,不然这笑话就闹大了。
  经过了美满性爱的三人,此时变得非常和谐,两个女人平日里的醋意,也解开了。张瑞昨夜看到两个女人樱红的小口儿,相互交接在一起的时候,开始有些吃惊,后来发觉这女子之间也可以这么爱抚,情欲之下更是觉得有趣。

  张瑞心道,以后必定要让娘亲她们也这么一试。

             *** *** *** ***

  这日,张瑞与陈飞燕、李娇娘两女正在后花园赏花、饮茶。

  张瑞忽然得唐洪安排的线人密报。两个月后,现任武林盟主雷万川将在雾隐山庄召开武林大会,商讨各派联合讨伐魔教一事。

  雾隐山庄的武林大会帖已经发遍中原各大正道门派,两个月后,武林正道各大派和中等门派的掌门人、诸多弟子将齐聚雾隐山庄。

  张瑞得到线报,心中顿时一紧:「难道魔教和顺天盟就要动手了么?」
  张瑞心中开始焦虑起来,如果这是魔教和顺天盟的阴谋,那两个月后代武林大会就是一场天大阴谋,正道武林门派将会遭到重大打击和损失。

  张瑞突然得到雾隐山庄的消息,立即想起了为了保护自己不被雷万川伤害的周素兰、雷小蕊母女。

  当时自己在山阳城武林大会上,欲袭击魔头温必邪,为死去亲人们报仇。可是自己武功低微,只被温必邪一击便倒飞吐血重伤。

  后来被雷万川假意所救,得知雷万川其实觊觎自己爷爷张云天曾经拥有的「武林盟主」令牌。

  那令牌张瑞没有找到,不知道爷爷死前留在了那里,上次回到张家老宅废墟,张瑞也没有找到。

  现在其实那武林盟主令牌实际作用也不大了,雷万川的虚情假意骗过了武林正道人士,但却在自己手里被发现,雷万川与魔教之间的勾结。

  当时如果不是周素兰和雷小蕊拼死保护,张瑞自己和外婆何氏就会丧命雷万川之手。银姬的出现,才让张瑞险险的又逃过一劫。

  离开雾隐山庄后,张瑞就时常想起那对可怜的母女。虽然后来自己偷偷的飞镖传书给了母女二人,将自己还活着的消息和未来接走她们的许诺知会了母女二人,但是,俗务缠身,自己一直未能专程往雾隐山庄一行。

  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周素兰和雷小蕊母子怎么样了?

  张瑞心里隐隐起了担忧,那雷万川当初逼奸大女儿,逼死大女儿,周素兰与雷万川早已反目。雷万川虽然没有对周素兰母女下手,但是母女俩一直被雷万川软禁着,也不知道这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自己对母女俩的承诺。

  而那次武林大会以后,雷万川暂代武林盟主的地位还有些不稳,但是在武当冲虚道长和少林方证大师的支持下,也开始暂时有了稳固的迹象。

  当初的山阳城武林大会,雷万川极力主张自己领导各大门派,没有得到各大门派的响应,这次故计重施,应该是有新的打算。

  张瑞此时正在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自己虽然知道雷万川和魔教的勾结,雷万川就是顺天盟的幕后主脑,但是苦于自己手中没有任何实物证据,在武林大会上该如何揭穿雷万川的真实面目,这就变得让张瑞非常头疼。

  「刘安途?」张瑞突然想起这个人。

  刘安途这个败类,顺天盟的雷万川的忠实走狗。从自己与身边舅母李娇娘的谈话中,张瑞得知刘安途这个武林败类的真实嘴脸,李娇娘差点就受到刘安途的侮辱。而后李娇娘武功丧失,身中导致功力大减的「十香软经散」之毒,也是刘安途偷偷在李娇娘的茶饭里下的毒。

  张瑞决定先从刘安途下手,能否逼问出中秋夜张家灭门惨案中,刘安途在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张瑞思量好了以后,便立即联系了唐洪,让唐洪秘密带着苗人战士,随自己分批进入苍山门派所在地,准备突击刘安途势力。

  张瑞从李娇娘口中得知,那刘安途在苍山门派外有一处秘密据点,蓄养了大批武林败类和打手,李娇娘和两个表弟就被关押在哪里,后来李娇娘巧妙药倒了刘安途逃跑以后,便偷偷的记下了那个地址。

  张瑞为了防止万一,因为这刘安途是重要的人证和凶手之一,所以这次突袭必须保证只可成功不能失败。

  张瑞准备多日,在某一日,张瑞与一队苗人战士悄悄的出发了,同时出发的还有十数队,分别由新招募的游侠、散客们带队,在漆黑的夜色中,大队人马悄悄的消失于夜色中。

  此次是张瑞势力的第一次出击,对张瑞锻炼队伍来说,是一次非常好的实战经验,张瑞和唐洪商量了许久,为了不放跑刘安途的任何一个人,张瑞此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 *** *** ***

  苍山派,武林中一个中等的门派,也曾经显赫一时。可是随着人才的青黄不接,传到刘安途这一代时,苍山派的势力早已是大不如前。

  刘安途此时正在门派里面饮茶,心中很是不爽。刚才又被那个婆娘吵闹一番,说自己在外面勾三搭四,找小妖精。

  刘安途硬生生的把这口气忍了下来,当初为了当上掌门之位,忍着想要呕吐的心情,娶了这个丑陋的婆娘。刘安途当初只是门派里面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辈弟子,想要出人头地的刘安途,武功并不是派中最优秀的,当时的掌门想要扶持的,是另外一个与自己同辈的弟子。

  刘安途不想一辈子默默无闻,于是下定了决心,去追求有门派实权的大长老的孙女。那个女子长相还算清秀,可是脸上却有一块大大的胎记黑斑,门派里人人都说这女子嫁不出去。可是这女子偏偏又是门派实权人物的嫡亲孙女,娶了她就有很大机会得到掌门的位置。

  刘安途为了自己的前途,冒着被同门师兄弟嘲笑的羞耻,毅然决然的去追求了这个门派中无人敢接近的女子。刘安途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娶到这个女子,以后果然有了强大门派势力的支持,最终在争夺掌门的过程中取得了胜利。

  当上了苍山派掌门,刘安途得意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每晚和这个丑婆娘同床就成了刘安途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

  刘安途非常怀念当初药倒了自己,逃跑了的「李娘子」李娇娘。

  当初李娇娘嫁入终南山书剑山庄许家,自己作为一派掌门去庆贺。本来这种婚丧嫁娶在武林中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这书剑山庄可不简单。庄主许正廷夫妇乃是武林中有名的高手,并且许正廷与当今武林盟主张云天更是生死弟兄。
  这许正廷当初与张云天叱咤江湖,争雄武林的时候,他们的名号在武林人士中也是名震天下的。

  有了这一层关系,接到书剑山庄喜帖的的武林各派掌门,就不得不亲自到场祝贺。

  刘安途永远都记得当时的一幕,李娇娘夫妻拜堂的时候,当夫妻二人交拜的时候,当红色婚纱盖头被揭开的时候,那身穿喜庆红衣的美貌娇娘就让刘安途看呆了。

  李娇娘的美貌让参加婚礼的刘安途震惊了,很久之后都不能忘怀。中秋夜武林前盟主张云天一家被魔教所灭以后,这刘安途就配合顺天盟的指示,亲自参与对许家的突袭谋杀。

  刘安途跟随魔教中偷偷混入顺天盟偷袭队伍的几个长老,以多打少,将许家除了在冷热泉中修炼修养的张瑞、许婉仪母子,以及许正廷结发妻子何氏三人,其余的许家人全数被杀害。许婉仪的二哥哥和二嫂以及一个侄儿都被杀害在冷热泉秘洞门口。

  许正廷更是在开始的被以多打少的情况下,拼着性命格杀了魔教两名长老,然后惨死在众人的围攻中。

  刘安途进入书剑山庄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处寻找李娇娘,他想要霸占李娇娘。可是刘安途寻找多时,也没有发现李娇娘的下落,以为李娇娘也许死在了山庄某处。

  刘安途甚至为了李娇娘的失踪伤心了好久。

  直到后来刘安途打听到李娇娘已经携带者两个小孩儿回了娘家,刘安途立马请求顺天盟幕后主使雷万川,亲自去抓捕许家的漏网之鱼。

  刘安途很快带着手下一帮江湖武林败类将李娇娘全家杀害,并以李娇娘两个孩儿安全要挟,逼迫宁愿自杀,也不愿受到敌人侮辱的李娇娘,妥协投降。
  在刘安途得到李娇娘以后,为了麻痹李娇娘防止李娇娘自杀。刘安途很卑鄙的在李娇娘的茶饭里下毒,让李娇娘慢慢的失去武功。

  这毒药,是刘安途在中秋夜武林盟主张云天举办寿宴的夜晚,他亲自动手加入晚宴的酒水之中的。这毒药乃是魔教淫神葛进欢所赠,葛进欢为了保证能药倒所有人,给的毒药分量就较多,刘安途使用后,还偷偷的藏下一小包,留待日后使用。

  这最后的毒药刘安途就用到了李娇娘的手上,只要李娇娘有孩子在自己手里,加上毒药会让人慢慢失去武功内力,李娇娘就一定会乖乖就范,任由刘安途自己随意采撷。

  可是刘安途还是失算了,李娇娘不知道哪里弄来的迷药,混在给刘安途的酒里。当时刘安途还以为李娇娘已经就范了,正在欣赏李娇娘慢慢的脱去衣服,李娇娘变得非常热情,又是夹菜又是喂酒的,让刘安途高兴坏了,慢慢的放松了警惕,可是就这一次,自己被药倒,又加上李娇娘的请求,自己把据点看守的人员大部分遣散了出去。

  李娇娘乃是刘安途的心肝宝贝,李娇娘声称自己的手下觊觎李娇娘的美貌,在自己不在之时动手动脚,刘安途一怒之下把认为有觊觎之心的手下当时遣散,可是就是这次本来唾手必得的机会,被李娇娘偷偷藏起来的迷药破坏了。

  李娇娘逃跑了之后,醒来的刘安途后悔不已,亲自带人追了几天几夜,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李娇娘三人的行踪。丢失了到嘴的美肉,刘安途现在想起还心痛不已。

  刘安途刚才被丑婆娘骂了,心里非常愤恨,可是又不敢休妻。丑婆娘的家族是门派中最有力量的一支,自己就是去怡红院找了小桃红喝了花酒,上了床,不知道怎么就被丑婆娘知道了,还把自己一顿臭骂。

  「老子总有一天休了你。」刘安途边喝茶边低声恨骂道。

  刘安途现在就是热锅上的蚂蚁,自从苍山派被雾隐山庄雷万川秘密收编以后,整个苍山派就被绑在了顺天盟的战车上。虽然自己是苍山派的掌门,但实际拍板的却是臭婆娘的娘家人。

  现在刘安途隐隐听雷万川说,两月后将要在雾隐山庄召开的武林大会,会有一场大的行动,雷万川指示自己要密切配合他的行动。

  刘安途隐隐感到不安,心道:「这次恐怕是要与整个武林正道开战了。」
  刘安途正在思考间,突然听到山门外传来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仔细倾听声响,发现有敌人已经杀入山门,正往苍山派大堂杀来。

  「不好,有敌人入侵。」刘安途大声喊叫。

  刘安途抽出挂在大堂墙壁上面的长剑,带领大堂中剩余的弟子朝着杀声震天的外堂冲出去。

  刘安途惊呆了,杀人山门的敌人黑压压一片,一眼扫去,怕是有数百人之多。这数百敌人,个个凶猛异常,苍山派弟子,此时多半被杀,少部分被擒。刘安途不做多想,立马撤退走人。

  刘安途带着几个心腹之人,熟练的逃进苍山派大堂左侧,拉开机关铁链,机关旁的一处秘洞随着石门的缓缓打开,露出一个深幽的洞穴。刘安途随即与心腹之人逃入洞中消失不见。

  刘安途顺着密道,一路仓皇逃跑,他实在想不到是谁杀到了自己山门,将苍山派一举歼灭,现在自己手中唯一握有的,属于自己的一支力量,便是那处秘密据点。

  刘安途不敢多做设想,现在逃命要紧,尽快逃到那处据点,带走自己瞒着门派发展的一支力量和金钱,去雾隐山庄投奔雷万川才是上策。

  慌乱中,刘安途数次撞到秘道石壁,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的,一个时辰后,刘安途打开了机关,从秘洞中走出去。

  眼前的惨状刘安途不忍直视,这个秘密据点已经被人攻破了,刘安途秘密发展的力量已经全军覆没。据点到处都是死尸和燃烧着的房屋,刘安途两腿一软,吓得屁滚尿流。

  刘安途正欲起身逃离此处,却发现一个持剑的年轻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刘安途,我在这里等你好久啦!」

  「原来是你?」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