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国外寡居的姨妈
国外寡居的姨妈

国外寡居的姨妈



我突然在梦中醒过来,但呻吟声还在耳边,我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便坐起来擦擦眼睛,突然声音没有了。

真是逼真的梦呀,我想。我看看桌上的电子钟,原来已经是凌晨两时半了。口里干涸,既然醒来了,便打算往楼上喝杯开水。

离开房间,经过米高的房间才发觉他还未回来。上了楼上厨房,倒过开水,边喝的时候,呻吟声竟然又回来了。这次我清楚地知道是来自楼上的房间,是姨母的房间!

我心中大惊,莫非她在?!!但我早对男女身体的事十分了解,想到姨母单身多年,一个四十二岁的女人正值虎狼之年,身体有需要是很正常。我只听到女声呻吟,那定是她在自我慰藉,那有有什么问题呢?

想到这里,我更是对姨母添了几分敬意和怜悯之情,她倒真坚贞呢!清减了的她其实看起来也不错,身材更是成熟女人应有的曲线,她为了照顾继子而单身,真难得。

我不欲打扰姨母应有的私人空间,便静悄悄地往楼下行去。

但怎料,突然传来一把轻微的男性低吟,我吓呆了!!我回身上楼梯,安静地听,女声不是呻吟声,而是很细声的哭声!!!

“呜呜...啊呀...呀...停手呀!!唔...不要呀,呜呜,停呀!!!”

我吓呆了,莫非是有贼进了来,我的脚在颤抖,怎么办,姨母这刻肯定有危险!!我想也不想打算破门而入,但在最后一刻停了,我想...我实在不知里面的情况,若然那人有枪,那这非更危险,我心中大乱。

我正不知怎算好,突然想起主人房的厕所是共用的,有两面门,一面在房内,一面在走廊。我没声没色地走进厕所内,再房内的门隙偷看内里环境,一看后更是把我吓得差点叫了出来。

房内虽然幽喑,但我清楚看见姨母被一人压在床上,她赤裸了上身,T恤被丢在地上,下身只穿了内裤,压在上面的人也只穿了内裤,那人竟然是米高!!!

怎么会这样的?!!我再三望向这人才真正确认他是米高。

他满面通红,双眼呆滞,是大醉的样子。见他不断乱吻着姨母的脖子,左手按着她的双手在枕头上,右手便不停在拨弄着她的下体。

我本想立即冲出去,但可能是两人经已纠缠了好一会,因为姨母双手虽然被捉住,但细看米高的左手根本没有发力,是姨母早已从挣扎中虚脱了还是...

接着我听取她轻声说:“米高...你停手吧!!你喝醉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米高不断地狂吻着她的脖子,好一会才回答:“我当然知道...我没醉呢...你又不是我真正的母亲...我...我很喜欢你呢...你不知道吗?!”

说着,米高加大力度地在她下处抚弄,姨母毕竟是个女人,肉体上受了刺激还是按耐不住地叫了出来:“啊~~~呀!!呀!!不要呀!!!停呀,这样会吵醒章羽的!!”

我少不更事,真的摸不着头脑,她怎么会说担心把我吵醒了?!那我这刻冲进去莫非她不想吗?!是她怕家丑给我发现吧?!还是看看再说吧,我心想。

过了一会,姨母又恳求地说:“米高...你误会了,我对你好是因为我把你当作自己的亲子看待呢...你虽不是我生的,但我答应了你父亲要照顾你...六年来我没当好母亲吗?!!!放手呀!!!”

我看着她,口中虽这么说,但这刻米高醉成这个模样,要逃脱有可难?!但我看她是不忍吧,这样跑走了,二人的关系就此便完了,所以才尽力说服米高冷静下来呢。

米高模模糊糊地说了几句,我听不清楚,但最后的是:“...别再假装你不想了,你下面已经湿透了...艾莲...”

艾莲是我姨母的洋名,米高却从没这样称呼她。米高自幼丧母,十二岁时我姨母便和她同住,照顾他起居饮食,所以他一直叫她妈妈的。这刻他说的这两个字,在我耳中很怪,但在姨母耳中却很震撼,意义很大!!

她开始发怒了,说:“我不许你这样叫我!!!米高,你立即停止!!”说着便把轻易地把他推开了。

米高坐在床尾,冷静下来了,姨母身上只穿着黑色绵内裤,我这刻才看清楚,原来瘦削了的她,身材真的很好呢,丰满的乳房,纤幼的蛮腰,虽然还有个很小很小的肚腩,加起圆润的臀部、肥美雪白的大腿和修长的小腿,是个实实在在芳华正盛的真女人呢。

突然间,我觉得米高的举动也是可以理解吧。

姨母面上雪白的面庞被弄得泛红,立即拿起被单把上身遮掩,望着床尾的米高,他这刻垂着头,隐约听到他的哭泣声。

姨母见他冷静下来了,危机解除了,便说:“米高...妈妈知道你刚失恋,今天晚上在派对中又碰见她和别人一起,心中很不开心...所以...所以我不怪你...我们忘记刚才的事...你回去睡吧...明天起来便没事了。”

米高却只是坐在那里不作声,过了很久,他说:“我不明白...那为什么刚才你开车来接我后,和我在沙滩散步时依偎着我又拖着我手呢...”

姨母说:“唉~你怎么喇?!我见你那么伤心,当妈妈的当然会安慰你啦...拖着你手散步很平常吧~”

米高用手把面掩着,很羞愧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搞错了...我看见你刚才穿得那么性感...心中才...”

姨母心生怜意,用安慰的语气说:“我本来打算去约会的,是医院的派对,但接到你电话,知道你更需要我,我便当然爽约来接你啦!”

听到这里,米高更是内疚,默不作声,过了很久才说:“...是因为我吧...所以你这么多年来也从没拍拖...对吗?!”

姨母本不想加重他的内疚,但这毕竟是事实呢,便只好说:“别傻了...那些事我根本不在乎呢,也不算是什么牺牲吧,我真心宁可落得清静呢。况且,我都快四十岁了,老了,事实上也没人问津呢!”

米高这才抬起头,望着姨母,说:“怎会呢?!你的皮肤比任何人都嫩滑呢,别说是在西人眼中你很年轻,就算是中国人眼中,你也像刚刚三十岁呢!”

女人就是这样,刚才还是心惊胆颤,这刻给赞美了,还是飘飘然地笑说:“真的吗?!你别逗老娘开心了,你就算不卖口乖,我也不会怪你呢,傻小子!”

米高见姨母心情好了些,便说:“唔...我可以留在这里多一会吗?我很想和你谈天...”

姨母本来有些犹豫,但想到他的感受后,便用左手紧握胸前的被单遮掩裸体,右手便拍拍床褥示意米高来坐在她身旁。米高却先起来,到地上拾起T恤递给姨母,姨母迅速穿上时,米高便拉起被单的一方,躲在被内。

被单很大,姨母见这时天气很冷,也毫不介意地分享被单,但还是坐得很远呢。

二人谈天说地,米高又说了很多他和女友的事情,渐渐姨母的语气放松了,我见事情解决了,也打算静俏俏地回房间。但听到米高说的话,我觉得不妥便继续停下去:

米高说:“...是真的,我的朋友都赞成,妈妈你怎样比,都比珍妮漂亮多呢!!”

姨母笑着说:“胡说!!!怎么可能?!!”

米高:“想起来,其实我根本不太喜欢洋妞,我还是喜欢中国女子~虽然我倒没试过...”

姨母想了一想,便说:“那你的圈子当中又真的没有中国女生,都是这个镇太细了...米高,你长大了,不一定要陪我留在这里,毕业后,你想去那里都可以,不需担心我呢!”

米高说:“我不担心,我就算到哪里,都要带着你呢...”

姨母静了下来不知他的意思,气氛尴尬起来,米高便说:“你照顾了我这么多年,任何女生不喜欢我和妈妈同住,我便不要也罢!”

这,她才放心下来。米高再说:“对呢,两年来,真的没有人追求你吗?”

姨母说:“这...其实也有,但是我都不喜欢...那些老外,总是为着一样东西而来呢...我听医院的女同事说,这是什么‘黄热症’,意思是那些老外都流行喜欢亚洲女性的身体呢...”说到最后,她有些后悔说过界了,但米高却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便说:

“但,你们当医护的,不明白性也只是身体自然的需要,跟口渴了要喝水,困了要睡觉一般吗?!”

姨母把话题看成学术性,正经地说:“对,我当然明白呢,身体不过是个肉囊吧,但也不能随便乱来的呢!”

米高也正经地问:“那,你有没有正视自己的需要呢?你也是个普通正常的女性吧?往后还有数十年生活呢!”

姨母没作答,在细想他所说的话,米高便继续说:“老师常常说,性这个话题不应该回避,是很正常的事,越是躲避,问题越多呢!”

姨母点头,想了多会,说:“这也是的,我...唔...其实也当然会有需要的时候呢,但女性比较容易控制这些情绪,不想便没事了。”

米高说:“哦...原来是这样的...真有趣,我认识的女生从来都不会和我谈这些,觉得我说这些是很变态呢,所以很多时候都不明白她们。”

“怎会是变态呢?不学又怎会懂呢...我倒没想过这个小镇的女生想法这么保守呢!”

米高说:“那你们女生,不去想它,便没需要了吧?!真好!!相反男生就难多了!!”

姨母说:“那也不是完全这样的...抑压着性的需要始终是不好的,这压力会日积月累,需求会累积的呢!”

米高点头,再说:“这个,我们男生反而容易呢,自慰后便舒服了,可惜女生不能啦~”

姨母发笑地回答:“是谁说的?!谁说女生不能自慰呢?!我也差不多隔天便自慰了!”说了出来后,姨母立即觉得不好意思,但见米高的反应还是很自然才放心。

但听在我耳中,我却呆了,心想这两个人怎么搞的?零晨时份,半裸的一起在被单内谈性,会否...

米高很快的回答,说:“是珍妮说的呢,她说她从不自慰的,而且女生根本不能从自慰中高潮呢!!”

姨母又是发笑了,这次更大胆地说:“当然可以啦,只要磨擦阴蒂便可以达到。女生的高潮有两种的,一种是...”姨母还是觉得不恰当,便说:“你上网查一下便知道哪两种...哈哈哈”

米高听得兴起,便说:“人的身体真奇怪呢?不是吗?”

姨母点头说是。米高说:“我只是听你说那些,现在下体都涨大了,你看~”说着便掀开被单,姨母自然地望了一下,但立即转开面,怒说:“唉呀!!你怎可?!!”

米高抓抓头说:“你不是说过这是自然的反应吗?!干吗闹我呢?!”

她说:“对,但你也不需要给我看呢!!”说着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米高也笑了,说:“那...你现在有没有...?!!”

姨母立即阻止他,说:“不跟你谈这些,夜了,回去睡吧!!”

米高便掀起被单,下床,但见他内裤内一柱擎天,那儿差不多要跳出来的。姨母望了一眼,便望向别处,但米高却找不到自己的上衫,半裸的在房里四处找,姨母忍不住最终也只好下床一起找。

米高见她下了床,上身需已穿了T恤,但下面还只有内裤,又白又滑的肉腿四处摇晃,他逐渐停了找寻,只是偷偷地望着她。

姨母找了一会,发现米高一直望着自己,见她的反应不但没有发怒,反而暗笑。是因为夜深了,人的意智薄弱了还是女人毕竟是喜欢有人欣赏自己的身体呢?尤其是熟女吧!

从我这角度看,米高看得入迷了,下体更是膨胀得连内裤也包不住了,这刻龟头已不经不觉间露出了。

我望着姨母的背面,见她也在米高不为意时偷望他,这也难怪吧,女性天生的本能就是喜欢男性,这刻斗室中有这么健硕的男性肉体在面前,又怎能不看呢?

找了一会,米高突然叫了出来:“啊!!我想起了!!我是没穿上身衫进来的。”

这时姨母停下来不再寻找,来到他面前问:“真的吗?刚才...”

米高说:“你早已睡了,我在房中脱净内裤,摸黑偷偷进内的...我一心想着和你快活,没想到要带衣服呢...”

姨母听到他说‘一心想要和你快活’时,面色一变,分不清她是失望还是嬲怒呢,见她不懂对答,眼神又不经意地望着米高的下身。她摇摇头,说:“那...那便早些回去吧!”接着便急不及待地把米高推向门口。

米高离开后,姨母把满关上,背向门压住,透了一口气,但见她用双手按着自己胸前,很忐忑的模样。

我见她关了灯,上了床,我打算留在厕所多片刻,以防在外面碰到米高。

一切变得寂静,我只听到姨母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被单声,再过了一会也都静下来。我这便偷偷打开走廊边的门口,却见米高原来还坐在姨母房门外地上,便只好躲回去。

我在漆黑中也分不清过了十五分钟还是半小时,我自己也差不多睡着了,突然被开门声弄醒了。我立即跑到睡房边的门隙看,房内还是漆黑一片,但我听到姨母的被单声,她坐起了来轻声说:

“是你吗?”

米高在黑暗中说:“对...我...睡不着...”

过了很久也没回答,没声音,直至她说:“我...也是。”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

“我也是...”

米高说:“我们...可以...只当...”

姨母接着说:“肉体上...互相慰藉...”

这句说话还未说完,我已经听到米高爬到床上的声音,接着是二人在被单上纠缠和湿吻的声音。口水交接的声音越来越凶,接着是姨母放浪的淫叫声:“啊~~~~啊呀~~~~很久没这....噢!!!!”

我虽然看不清楚是什么,但凭着她惊喜的叫声,应该是米高在爱抚她某个部位吧。

米高说:“啊~~~妈,对不起...我知是我不好...但真的忍不住了,下面很辛苦呢~”

姨母温柔地说:“我现在不是你妈...我是艾莲...我们就...放荡一晚吧...”

说着又是乱杂的被单声,突然听到米高叫了出来:“啊!!!啊~~~舒服...很好呀...”对方传来的只是‘唔...唔’和‘卜唧、卜唧’的水声,是口交的声音吧?!我想。

这样过了好一会,米高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但听他说:“停...停喇...”

她停了下来,说:“啊...啊...没事吧~~我弄痛了你吗...对不起呢...我很久没闻这味道...原来我是这么喜欢呢...所以凶了些...”

“啊...啊...不是呢...我是不想这么快射...我想...”

“你想怎么?说吧~~~”这把温柔得像少女般的声音,我怎样也不能幻想到是姨母的!女人在贺尔蒙驱使下是真的会变得风骚入骨呢。

“我想...我想看见你的样貌...也想你看清是和你在快活呢~”

温柔的姨母甜丝丝的说:“就是快活这两个字,人家刚才听到你这样说,差不多触电般...立即想到如果可以‘快活’一下多好~~”说后便起来把床头灯亮起。

这才令我看见眼前判若两人的女人。她的眼神充满欲望,嘴角含春,面上潮红,看起来是个大美人的五官,这是发情的女人自然的变化吧,能令眼前的雄性都觉她是最美的伴侣吧!

床上米高的内裤早已被他的后母脱下了,他躺在那里欣赏着眼前的美人跪在床上搔首弄姿~

接着我看见姨母站起来把残旧的T恤脱下,转身轻声说:“你...等我一下...”说罢便跑到衣柜内找了一会,把柜门关上躲在里面更衣,我看见床上的米高早急不及待地自慰着,衣柜内传来一些橡筋弹声和衣服磨擦声。

我也好奇地目不转睛望着衣柜,终于打开了,我吓得差不多叫了出来!!!姨母原来换了套黑色丝质内衣裙,上身半透明,能清楚看见里面的乳房,裙下是条黑色小内裤。最厉害的是肉腿穿了对吊带式半截黑色丝袜!她扭着蛇腰行出来,活生生跟成人电影内的装扮一样。

我下体也忍不住硬起来了,米高更是呆了,只见他傻傻地坐在床上,目瞪口呆地望着姨母。她来到他面前拖着他的手,温柔地说:“好看吗?!这套睡衣是很久以前的,那时候我还是很胖呢?不称身对吗?!丝袜倒是新买的~”

我差不多代米高答了,他说:“怎会呢?!!真的...真的很美,很性感~”说着时还不停地拨弄着下体。

姨母见状,跪了下来,温柔地推开米高的手,拿着肉棒,放到鼻前一闻说:“怎需要你自己来呢~”

她先伸出舌头在龟头周遭舔着,在敏感位置卷动,米高头向后昂,闭起双目:“哦~~~好舒服呢...我是在做梦吗?!!”

姨母见他喜欢便加把劲,不断地舔着,继而把整条肉棒含进口中,这更令米高叫了出来:“哇~~!!!!!!”

姨母立即吐出来,望向他,用食指放在嘴前,俏皮地说:“殊~~~~别这么大声,弄醒了章羽便...没了~~”

米高又怎可以接受呢,立即把口盖住。姨母这才继续含住小米高。

我在这个角度看,真的没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平常照顾我们的姨母,她尽情地上下含着,虽然是在带给米高快感,自己的眼神却是充满欲望和愉快。我还未懂男女之事,那刻真的又是疑惑又是兴奋。

姨母这个动作过了数分钟,把米高的肉棒舔得干干净净,像在享受美食般。米高继续用手盖住口,但眼神看来已经兴奋得疯了。

突然姨母好像感受到什么便停了下来,吐出后,说:“先忍住,别射,待会会更舒服呢~~”

米高点点头,看来他真的差不多了,姨母的时间还掌握得很好呢~毕竟是经了人道的真女人。

姨母站起来,用手抚摸着性感的丝袜,眼神一直望着米高,他又不其然地玩弄着下体享受视觉的快感。她举起右脚踏在床上,这样把大腿完美的曲线尽然,亦露出短裙下的内裤。

米高一看到内裤上微翘的部位便幻想到里面是肥美的肉唇,立即吞了口水。姨母这刻似乎兴起了,摇动着腰,用手放在内裤上下抚摸,又用指尖在阴户处打圈,闭起双目合上嘴。

这把米高弄疯了,眼前的这个人还没有这样前,他已经按捺不住要干,现在这样更是火上加油,一发不可收拾了。他突然扑向姨母把她搂住,期间说:“不要再引诱我了,我不行了!!!”

米高把她抱起来,往她嘴里吻去,不断疯狂的湿吻,仿佛她的唾液是上好的美酒般。她也是同样地享受,是久旱逢甘的表情,又饥又渴。米高的手不断四处游走,在她的大腿、屁股、乳房和下阴不停爱抚,这下令我也很羡慕,不知真女人的肉体感觉如何呢?!

二人站着的狂吻了一会,便躺到床上。米高让姨母躺下,说:“艾莲,我可以享用你下面...吗?!”

姨母笑说:“都已经弄到如此了,还需要问,傻米高!!但是...”

米高担心地问:“但是什么?你不喜欢??!”

姨母笑说:“不是...只是...我哪里流了很多....很湿呢...不太好闻~~”

米高还以为是什么,松了口起,说:“真傻!这还不是更好吗?!!你是因为我才这么湿呢,我就是喜欢你的...”说着便爬到她下方,轻轻地脱下内裤,我眺望也能看到黑色内裤内布满一滩白色液体。

接下来把我吓了一跳,米高拿着内裤,在姨母面前,把内裤内的液体都全吃下,她想阻止,但米高早已吃光,还嫌不够,用舌头舔干内裤上的液体。

姨母说:“不要喇,很脏呢~”

米高却满足地说:“这是我首次品尝你的美液,又怎会脏呢,如果可以天天都吃你的,我便满足了!”

姨母‘啊’了一声,面上通红,但嘴角甜笑。

她这样更不吝惜地把大腿张开,好让米高把头藏下,躲到那处继续品尝。我心想,换转是少女,必定会觉得很变态,但成熟的女人,懂得房事便会好好让双方享受,不会尴尬。

米高把性感的黑丝肉腿托在自己的肩上,双手爱抚,口里却‘嗫、嗫、嗫、嗫’地舔吃着姨母的阴唇,他每当用劲时,姨母都会淫叫:“啊~~~啊!啊呀~~噢~~~~~”

我有幸全程望着姨母这刻发情的表情,面上红红,水汪汪的眼睛满载春情。她逐渐地摇动腰间,用手紧按米高的头,压向自己。米高更是自满,毫不介意。

二人这样地过了好一会,我也忍不住拿出早已硬透的肉棒解慰一番。

姨母皱起眉头,发出轻微的哀求声:“我要...我要呀~~~”

米高听了下来,起来时满面爱液,眼神迷糊,拿起肉棒,对准阴唇,要做最原始男性的功能。但突然姨母骤醒,惊叫:“呀!!不可以呀~~米高...你有没有套??!”

米高迷迷糊糊地摇头,说:“我没料到会这样...没有准备...你没有吗?!!”

姨母虽然大腿还是夹着米高的腰间,但轻轻地打了他一下,说:“你当人家是什么,怎会没端端的有安全套呢?你知我我没有男友呢!!”

米高弯下身往姨母的嘴吻去,说着:“对不起~是我错~”,接着二人又热吻起来,这对发情的男女,又有谁会想到他们是对后母和继子呢!

二人湿吻时,这刻下身是全裸的,姨母渐渐又荡起来,不断地呻吟着,米高的肉棒早已在肉唇前磨擦,只听到她喘气地说:“别磨~~别再磨了...弄得人家很痒啊~~我...停止好吗...”

米高完全没反应,相反还用手指往阴户爱抚,发出潺潺水声,姨母更是浪叫起来:“啊~~啊~~啊呀~噢!!!!”接着米高又把满布淫液的手指放进口中吃,露出美味的表情,姨母见状,也张开了口示意要吃他的手指,米高放入手指后,姨母用舌头在卷着他的手指又含又啜的,露出淫荡的表情。

吃过自己的淫液后她变得更放浪,把大腿张开,闭起双眼吟:“噢~~米高...快进来吧...我什么都不理了...我要呀~~~那里很痒呀~~~”

我从未见过米高如此的听话,立即抬起她的黑丝小腿,把肉棒对准阴户,往前一插,二人同时叫出:“啊~~~~~~~~~~~~~~”

姨母整个人都酥软了,用美腿把米高搂住,二人都没摇动,只是在享受着连成一体的温暖。

整个过情都不像只为性爱,二人这刻又疯狂的湿吻,姨母的笑容很难形容,又是激动又是喜悦又是淫荡。

过了一会,米高便开始抽插起来,这刻终于变成最原始男女交欢的影像。‘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加上床褥内发出的弹簧声,二人都沉醉于肉体的欢愉,没作声。

直至过了片刻,姨母开始有别的反应,是久旱的胴体终于启动了,她不断地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噢~~~~米高...你很厉害啊~~~~”

米高看来终于酒醒了,体力恢复,咬紧牙关地拼命干,发出雄性的低吟:“噢!噢!噢!噢!噢!噢!艾莲...你真的很美...啊~~你下面很舒服呀!!!”

他不断地出力干,姨母自然地紧咬自己手指,倒像个少女般,任由自己的继子尽情发泄在自己的身上,边叫着边说:“啊呀~啊!啊!啊!啊!好舒服呀~~~早知这么好...我们早早便...”说到最后她也害羞得说不下去。

米高却代她完成句子,说:“对~~~我们早早便应该做爱吧...”

‘做爱’两个字似乎打中了她的要害,见姨母‘噢!!’的一声叫了出来,腰间便很协调地跟着节奏摇动,让每一下都插得更深,米高表情皱起来是接近失火的表情吧。

米高只好停下来,拔出阳具,把姨母转了身,爬在床上。她很配合的翘起又圆又大的屁股,大腿间的丝袜早已渗透白液,想不到她一把年纪,身体还会有如此强的反应!

二人虽短暂分开,待米高把肉棒从后插出阴户时,二人又是:“噢!!!!”的叫了出来。

其实这刻二人此刻的音量,就算我还在楼下睡着也必会吵醒吧,我想。这刻的我也看得眼冒出火来,下体自慰已久,也差不多要泄了,但我必须忍住,继续看下去。

看来姨母很喜欢这个姿势,我后来才发现,有些女生阴户内的下壁较为敏感,从后抽插更容易高潮。姨母想必是这类人,见她被插了数十下,便开始浪叫起来:

“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这...中了...哗!!!”

姨母紧闭相目,呼吸急速,自动地不断把屁股撞向米高的肉棒,我见他也是紧闭双眼,露出又痛苦又快乐的表情,过了十数下,他便说:“呀!呀!呀!呀!呀!我...不行了...要拔~~~”

话谁如此,他的身体却不受控地不断抽插,我想姨母会立即阻止,怎料她反而吟叫着:“啊!啊!啊!啊!啊!别停呀~~我要来了...射吧!!!全都射到我里面吧!!!”

这句说话早已把米高推往悬崖去了,他终于可以不顾一切地冲,便加速加力的插,忍不住兴奋的心情说:“呀!!呀!!呀!!呀!!去吧,我们...一起...呀!我要把你填满...呀!呀!呀!要令你怀孕去!!!”

这句说话令姨母原始母性启动,下体疯狂地摇,叫着:“好呀!好呀!啊!!射精吧!!我怀孕也没紧要!!!!射啦~~~嗳~~~~”

米高发狂地插了数片,下体向前一顶:“啊呀!!!!!!呀!!!!!呀!!!!!”

姨母反而没发声,闭着气后又喘气,是高潮了,她紧闭双目,下身不断抽搐,米高也同时每下向前顶着时也露出满足的表情。我也同时忍不住泄了,把热烫烫的精液射都浴室的门上。

我整个人都像触电般,舒服后,我看看床上的二人又搂成一团,但可以清楚看见姨母大腿间正流出很多很多浓白的精液。我那刻在想...这趟姨母会否怀孕呢?

我拿过纸巾抹干门上的精液,接着再看二人搂住睡了,我便立即从侧门离开厕所。回到房中,睡在床上,我不禁在想:“怎会变成这样!!发生了什么事!!!!刚才的是真的还是做梦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