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战舰少女同人吹雪无惨】【作者:蓝色呆毛】
【战舰少女同人吹雪无惨】【作者:蓝色呆毛】
字数:6337


  吭吭、吭、咔咔、吭、……

  【……?】

  吭吭、吭吭吭……

  周围漆黑一片,唯有一阵阵诡异而又嘈杂的金属声。

  【这里是……】

  我试图睁开眼睛,努力唤醒自己沉睡的意识。周围的噪音也随着我意识的恢复而逐渐清晰,那样可怖的噪音如同囚笼一般将我围困,点燃了我心中一团不安的火焰。

  【我……】

  朦胧的意识中,我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是晕了过去。但在这深渊般的无限黑暗中,我无法推测自己现在的状况。

  【我是……怎么了?诶!】

  我试图用仅存的力气来确认自己当前的状况。当我准备移动手足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自己使不上力气,似乎有什么东西将我固定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呀?不要!】

  漆黑之中,我低头看见自己褴褛的衣衫,我的双腿被几条冰冷的金属铁管所缠绕。

  【这……这是怎么了……手也……】

  随着我的知觉逐渐恢复,一阵恶寒向我袭来。金属铁管那海水一般冰冷的表面整紧紧地贴合在我的皮肤上,将我的四肢束缚住。

  【!!!】

  我立刻清醒了过来,我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比起被恶心的噪音和刺骨的金属包围,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才更让我感到恐惧。

  ……

  我终于想起来,在昏迷之前,我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

  我们中了深海舰队的埋伏,执意要留下来殿后的凌波被我推走后,我被一枚鱼雷击中而沉没。

  我坠向海底那无尽的深渊。目光追随着海面上逐渐逝去的光明,带着无限的伤感直面自己的终焉。弥留之际,眼前唯一浮现的脸庞,那温柔善良的笑容……
  【吹雪,要加油哦!】

  【提督……】

  我无力的嘴唇颤抖着,一字一字地传送出对深爱之人的念想。但我自己都没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就这样绝望地被无尽的黑暗所吞没。

  【……】

  回想起这些,我的心如刀绞。四周的机械是令我和无数姐妹厌恶的深海的爪牙与血肉,也是提督的心腹之患。为了守护我深爱的长官和港湾,我恨不得现在就将它们碎尸万段。然而事实使我感到无比的绝望与无力,我恨不得就这样断了气。现在的我已然是战败之姿,只能任人宰割而已。

  【!】

  一阵刺眼的红色光芒照亮了前方的黑暗,并同时直直地刺入我的眼睛。我不禁将脸别过以避开这光芒。但是紧接着,数不清的红色照亮了四方,如舞台的灯效一般,仿佛是要衬托出作为主角的我。

  【啊啦,你终于醒了,可爱的小姑娘。】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并看到那红色灯光中的身影。银白色如枯骨的头发,冰冷而无血色的肌肤,由黑色紧身衣所包裹的,稍显贫乏的身体。虽然在这方面我也没有什么自信就是了。以及,那双直入灵魂的邪眼,很清楚地表明了来者的身份。

  【深……深海舰队的……】

  我无力而又强忍着颤抖,身体已经由于束缚和恐惧的双重影响而濒临脱力。但我无法在这里显示出屈服于懦弱,唯有那个人才能看到我脆弱的一面。

  【BINGO。】

  眼前的深海女人露出了可怕的笑容,就算曾经歼灭与斩杀无数类似的生物,我也无法习惯这种标志性的笑容。

  【咳、可恶的……家伙……你、你们……唔】

  我下意识地模仿着小说书里主角的说辞,就算是这样的绝境,我也要像平时那样耍个帅。但我的嘴冷不防就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呜呜……咳……唔唔唔……啾……啧……唔】

  冰冷但带有妖艳香味的嘴唇贴了上来,我试图抵抗,但对方的力气似乎更大些。深海的妖怪很快就突破了我牙齿的防线,将她那令人作呕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口腔内,使我的喉咙口泛起阵阵恶心。

  【唔……啾、哈……啾、唔唔唔……啊、唔唔……】

  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一行为的含义,留在我脑海中的只有一片空白以及无尽的作呕感。那尸体一般冰冷的舌头仿佛要冻结我的口腔一般进进出出,将我的舌头也带着一同搅动起来。我强忍着恶心,我感觉我的眉头皱地一定很难看,尽管我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我能感受到我一定是一副快要扭曲的表情。

  【唔唔唔唔……啾……哈……唔唔……啾】

  深海妖怪不肯罢休地吐着她的信子,我只能乖乖仍其摆布。与我完全不同的是,那女人用一副十分陶醉的姿态侵犯着我的口腔,使我感到更加的恶心与厌恶。
  【接吻明明是……我与提督的誓言……】

  心爱之人的在我身上留下的温存早已消磨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数的深海血肉,用那夺走一切的寒冷将我包裹起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像要吸食他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一般,将我的自尊与幸福啃食殆尽。

  【咳、啊!……咳、哈……哈……】

  那妖魔终于恋恋不舍地将舌头从我的嘴里拔出来,唾液牵出了一条晶莹的丝线,这样的画面使我愈加产生了呕吐感。我怒视着眼前的女人。而那女人却一副陶醉地妖媚笑容,用她尸体一般的手托着我的下巴,再次用她的信子,竟然将我流出的唾液舔了干净,那是一种鼻涕虫在脸上游走的触感。

  【怎么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深海的女人用俯视小动物一样的眼神朝我笑了笑,再次凑近我的脸颊。我无法用语言还击这样可怕的怪物,难以忍耐的耻辱之余,我的心里反而激起了无名的恐惧。接着,那条冰冷的舌头再次攻击了我的耳朵。那女人用她那邪恶的笑容预告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深海……我会……我会……杀光……你们!】

  【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深海终于发出了妖怪应有的恐怖笑声。

  【这样才好啊,这样才有趣啊小姑娘!啊哈哈哈哈哈哈……!!更多地,更多地让我欣赏你痛苦的表情吧!哦?或许是,陶醉的表情呢?哪一边才是你喜欢的?毕竟你那么可爱嘛。】

  深海的女人双眼发出了更加强烈的光芒,僵硬的脸部肌肉也难以掩盖她几乎疯狂的愉悦。这使我的身体爬上了可怕的恶寒与恐惧,我感觉到我的双腿开始颤抖。

  【哼哼哼,因为你是我中意的,所以我特别奖励你哦?】

  【卑鄙的家伙,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做什么呢,接下来你就会明白了。】

  深海的嘴角裂地更大了,在这同时,四周的金属声更加剧烈,我可以感受到金属管子下方连接着的无数深海血肉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啊……啊!!!!】

  突然间,束缚住我双臂的金属铁管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劲道,将我的双手向前高高吊起,把我的手臂撕扯的生疼。我的双腿被数条管子缠绕住,我的脚下似乎是无数蠕动着的触手一般的冰冷铁管。这些铁管虽然坚硬但又具有极强的韧性,将我的手脚牢牢地拷住。我的身体受重力而下垂,摆出了一副任人摆布的姿势。
              【嘶——嘶】

  突然间伸出的两条深海的触手,将我残破不堪的衣服瞬间就撕扯成了碎片。我那羞于提及的贫乏身材就这样暴露在深海爪牙的面前。因为过度紧张和羞耻而不住喘着粗气,我的胸部因此剧烈地一起一伏。这样的窘态使我的羞耻感和愤怒更上一层楼。

  【深海……我……饶不了你……】

  【怎么样,你那红的可爱的脸更加增添了我的食欲呢。】

  可怕的女人走到了我的身后,无法回头的我不能看见她的表情,但从我背后透来的寒意使我清楚地看见她那邪恶的笑容。我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恐惧感,身体由不住颤抖。

  【哼哼,终于怕了呢,好可爱呀~ 】

  【等等,你要干什么……!】

  一眨眼的功夫,不止是衣服,连遮蔽我最重要部位的白布也被撕得粉碎。下体突如其来的寒意使我打了个激灵,我也立刻意识到这样做的意义。

  【不……不要……不要啊!!!】

  我大声地喊叫,绝望之情像黑洞一般从心底涌出,覆盖了我的全身。

  【现在求饶已经来不及了呢,你就好好享受吧~ 毕竟在这之后,你就是「我们」的人了呢。】

  【你说什么……你们的……啊——】

  一条冰冷的触手抵上我的股间,当我还深陷触手恶心的触感时,它便不由分说地施加了力道,似乎要钻破我股间的裂缝一般开始向内部空间冲刺。

  【不、不要啊……不要……放开我……嗯啊……啊!!!】

  但是那个女人只是呵呵地嗤笑着,触手也丝毫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股间的异物兴奋地摩擦着我的阴蒂,那样冰冷湿滑的金属表面不断刺激着我的性器,让我感到无比的羞耻和恶心。但在这之上,我的四肢因为恐惧而几乎石化,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这……这是我最重要的……不、不行……不行啊!】

  那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怎么摸过的,对于女孩子的人生中最重要的部位。
  【这是我献给重要之人的……被深海夺去什么的……我、我才不要——】
  我绝望地挣扎着,但四肢缠绕的触手就像几座大山一般。我只能奋力地扭动身躯抵抗,但无疑这使我的样子看上去更加羞耻。恐惧心,羞耻感与绝望联合攻击着我的心灵,我几乎就要昏死过去。比起被自己的敌人侮辱,我真的希望现在就能迎来死亡。但似乎正是深海否定了我死亡的权力。

  【啊……嗯……啊——啊啊!嗯——啊、不要、啊……不要——】

  股间的触手扭动着摩擦着,一股轻微的快感伴随着奇异的触感向我袭来。我感到我的脸颊因为过度的羞耻而发热。紧绷的肌肉使我的知觉已经逐渐褪去,所有的触觉都集中在股间那不断被侵犯的性器上。触手的粗细明显超过了我能接受的范围,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东西接下来要对我做的一切,超乎理解的恐怖使我大脑陷入了空白。

  【住……住手……那种东西……嗯啊……会、会……让我……坏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我迟疑之际,触手似乎已经掌握了我性器的宽度,冰冷而坚硬的异物拨开了我的阴唇,以离弦之箭一般的冲击力向我的阴道冲刺。如同我被鱼类击中那时一样,触手就像一枚鱼雷一般射入我股间的小穴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啊啊啊啊啊——疼——疼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贯穿股间的撞击感之后,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立刻向我涌来。触手仿佛要将我整个人都贯通一般毫不留情地向我的最深处进军。与受伤那时比起来,股间被贯穿的疼痛更加剧烈,并且伴随着破瓜一瞬间的痛感,我感受到了重要之物失去的绝望。心灵与肉体的双重疼痛,使我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啊啊啊啊啊!!嗯啊————我……我的处女……就这样……啊啊啊啊啊啊——】

  由于触手粗暴的行为,我感受到什么东西破裂后溅出的鲜血正从我的阴道里喷涌而出,顺着我的大腿不住地向下流淌。而阴道里那巨硕的异物则继续向前贯通,一瞬间就刺入了我的最深处。狭窄的通道内被冰冷的触手塞满,我承受着下体仿佛就要撕裂的剧痛以及肚子内的异物感,我咬紧牙齿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叫声。就算这是深海的拷问,我也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屈服。

  【嗯……啊、嗯……哈……哈……嗯】

  【哼哼,怎么了不叫了,是我的东西不够舒服吗?】

  深海的魔鬼冰冷的嗤笑声使我不住地颤抖。我喘着粗气,体内的异物虽然一时停止了动作,但我的腔内被如此粗壮的触手所填满,依然向我传来阵阵的剧痛。这痛感使我的身体再次颤抖。

  【那样的话,就让你更舒服一些好了~ 】

  【啊?不行——嗯啊啊啊啊啊啊!!】

  体内的触手像是听到了命令一般突然地动了起来,触手以极快的速度在我的里面进进出出,同时来回地扭动。

  【嗯、嗯啊、啊啊、哈……啊嗯、啊啊……啊——】

  我努力咬紧了牙齿以面对这样的拷问,但羞耻的声音依然不争气地漏了出来。深海的血肉在我的体内肆虐着,似乎要将那狭窄的通道不断扩张一般侵犯着我的小穴。每一次撞击我的深处,我都会感受到一种绝望的麻痹感向我全身传来,我几乎就要失去意识;但小穴被扩张的疼痛感与破瓜之痛交杂地攻击我的大脑,使我又再次清醒过来。

  【啊啊啊、嗯、嗯啊……嗯嗯、嗯……啊啊、啊嗯……不要、不要……啊、嗯嗯……】

  触手很轻松地在我的性器中蠕动,不住地摩擦里面的内壁。渐渐地,我的小穴开始如同火烧一般,痛楚与些许微妙的快感,混在在这种灼烧感中,使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触手那光滑又冰冷的触感已经渐渐消失,我的腔内只剩下一片火热和深处传来的撞击感。那疼痛似乎要将我整个人都撕成两半。

  【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嗯……】

  【哟,看起来逐渐适应了呢,那就再更多地,更多地奖励你吧~ 】

  伴随着深渊般的笑声,我感受到我的身后有另一条触手伸了过来。我无法回头去确认现在的处境,但直觉告诉我这样的宣告十分不妙。

  【嗯嗯啊、啊啊、你、你……哈、嗯啊……你要、啊啊……干、干什么……】

  就在这时,那条似乎与小穴中的一样粗细的触手已经抵住了我小穴上方,屁股上的洞。那冰冷的金属触感在我的屁股上游走着,使我再次被恐惧笼罩着。
  【那、那那、那种东西……嗯啊啊啊——啊、哈、哈、哈……是不可能——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那如同成年人手臂一般粗细的触手,尽然用可怕的蛮力一瞬间突破了我的菊穴。就连第二个洞也不放过,我的身体就任由深海的妖魔侵犯。

  【啊啊啊啊————屁股、啊啊啊哈……屁股、要、要坏掉了……】

  我感觉肚子里已经被异物填满,小腹似乎也已经变成了触手的形状。前后交加的撕裂感使我的整个身体都像不再是自己一般,被麻痹和疼痛所包围。两条触手来回摩擦我的腔内,每一次冲击都使我感到无比的难受。我已经没有余韵去思考多余的事,大脑一片空白,全身的知觉几乎都集中在被侵犯的部位,也同样使我羞愧难当。

  【啊啊啊哈啊啊啊哈哈……嗯嗯啊啊啊啊哈、啊啊、哈、嗯————好痛、好痛……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拔出来……拔出、啦、吃由尼、唔唔唔唔————】

  我无意识地哭喊着,但触手并没有理会我的哀求声,反而像是欣赏我的窘态一般,以更夸张的动作在我体内肆虐起来。与此同时,另一条触手从我的前方袭来,在我忍不住哀嚎的时候,迅速塞入我的口腔内。

  【唔……嗯唔————唔唔唔————!】

  触手兴奋地钻入我的口腔,立即就直捣咽喉处。强制被刺入咽喉的恶心感,让我的胃液几进倒流。触手兴奋地挤压我身体内的每一寸内部空间,我的嘴巴因为触手的侵入而撑得很大,唾液不住地顺着触手的动作而向下流淌。我感受到了自己无比的丑态,但是下体的灼烧感和几乎就要脱臼的下巴让我从极度的羞耻心中又再次跌落到痛苦的深渊里。

  【唔唔唔……嗯唔唔……唔唔唔唔唔……】

  ……

  我已经记不清有几条触手在侵犯我的身体了。恍惚的意识中,触手缠绕上我的胸前,用前段的某种装置吸附在了我的乳首上,像婴儿一般吮吸着我的胸部。但是,我居然感受到了一丝麻痹的快感,让我的小穴不住地向内收缩起来。
  触手饶有兴致地一步步将我侵犯,让我从憎恨、羞耻、痛苦中慢慢堕入无意识的空白中。我渴望哪怕是一秒钟的停歇,让我从这艰难的拷问中得以解脱。但我能感受到的仅仅是四面八方袭来的力量,身体被撕裂一般的难受和夹杂着微妙快感的麻痹。我似乎已经习惯了痛苦,但这微妙的快感让我的仅存的意识再次被羞耻与不甘所填满。就算我的肌肤暴露在敌人面前,我的性器被侵犯的姿态也一览无余,但都及不上因为拷问而产生快感的耻辱。我开始恨自己的不争气,悔恨自己的失败与无能。这微妙的感觉仿佛宣告了我已经向敌人低头,我自责一般地唤醒自己几乎要消失的知觉,鞭笞着没用的自己。

  【唔唔唔……唔——唔唔…………】

  但我的嘴巴被触手所填满,下巴也由于酸痛而失去了力量。我说不出一个字,职能发出轻微的呻吟,哪怕是斥骂也不可能做到。下体肆虐的触手也早已吸干了我的体力,我的双腿其实已然无法支撑,但触手依旧牢牢地抓住我,并不让我从这场拷问盛宴中逃脱。我的小穴只剩下火热的麻痹感,触手孜孜不倦地摩擦着我体内的肉壁。我不知道这持续了到底有多久,但我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它们在我身上各个部位施加的力量。

  【……】

  我的体力应该早已透支了。

  我用仅存的意识支撑着我,我的双眼失去了光彩,四周变得模糊,已经连呻吟都几乎做不到了。我支撑到现在的意义,仅仅是我作为舰娘的荣耀,不能向敌人屈服的意志罢了——以及,我所深爱的,那个人……

  在我被折磨得彻底昏死过去之前,我朦胧的意识里,看到的是,那个人——
  那能化解我一切伤痛的,温暖的微笑……

  ……

  永别了。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